<span id="juzzs"></span>
  • <optgroup id="juzzs"><em id="juzzs"><del id="juzzs"></del></em></optgroup>

  • <cite id="juzzs"></cite>

    無障礙瀏覽 無障礙瀏覽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全省檢察機關指導性案例 > 正文

    全省檢察機關指導性案例

    第二十八批指導性案例

    發布時間:2021-07-20 15:46:30 來源:青海省人民檢察院 作者:本站編輯

    江蘇某銀行申請執行監督案

    (檢例第108號)

    【關鍵詞】

    執行案件案外人? 保證責任? 執行行為異議? 程序指引錯誤? 執行監督

    【要旨】

    質權人為實現約定債權申請執行法院解除對質物的凍結措施,向法院承諾對申請解除凍結錯誤造成的損失承擔責任,該承諾不是對出質人債務的保證,人民法院不應裁定執行其財產。對人民法院錯誤裁定執行其財產的行為不服提出的異議是對執行行為的異議,對該異議裁定不服的救濟途徑為復議程序而非執行異議之訴。

    【基本案情】

    2014年7月9日,某銀行與某公司簽訂《最高額銀行承兌匯票承兌合同》,約定承兌最高限額不超過1000萬元。同日,毛某芹與某銀行簽訂《質押合同》,約定毛某芹以其名下某銀行開具的2張存單共計1000萬元對前述承兌合同項下借款提供質押擔保,約定若主債權到期(包括提前到期)債務人未予清償的,某銀行有權實現質權;質押期限為2014年7月9日至2015年1月9日。當日,毛某芹向某銀行交付上述質押存單2張并簽訂《權利質押清單》。某銀行依約向某公司開具2張共計1000萬元的承兌匯票并承兌付款,但某公司未能在票據到期日將應付票據款交存某銀行。

    2014年11月10日,江蘇省揚中市人民法院在審理某小額貸款公司訴借款人楊某娥、連帶保證人毛某芹民間借貸糾紛案中,根據某小額貸款公司的訴訟保全申請,凍結了毛某芹已質押給某銀行的500萬元的存單。

    2015年1月7日,某銀行以涉案存單到期為由向揚中市人民法院提出解除凍結的書面申請,未獲批準。同年4月28日,某銀行根據法院要求,出具《承諾》一份,載明:“現我單位申請解除對該質押存單的凍結,若申請解除凍結的行為存在錯誤導致損失的,我單位提供反擔保,對上述存單的申請解除凍結行為承擔責任?!贝稳?,法院解除凍結。

    2015年6月8日,揚中市人民法院對某小額貸款公司訴楊某娥、毛某芹等人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作出判決,判令楊某娥償還某小額貸款公司借款200萬元本息,毛某芹等人共同承擔連帶還款責任。同年12月29日,某小額貸款公司申請強制執行。揚中市人民法院作出(2015)揚執字第1614號裁定,以某銀行出具的《承諾》系自愿為毛某芹提供保證,故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以下簡稱《執行工作若干規定》)第85條規定,裁定某銀行在保證責任范圍內對某小額貸款公司承擔清償責任。

    某銀行不服,向揚中市人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認為其因行使質權需要,申請對涉案存單解除凍結并無過錯,法院要求其承擔保證責任無事實依據。揚中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7日作出(2016)蘇1182執異5號裁定,認為某銀行自愿為毛某芹提供保證,法院裁定執行其財產符合法律規定,遂裁定駁回異議,并告之如不服可在15日內向法院提起訴訟。

    某銀行遂根據法院指引,提起執行異議之訴,請求:確認某銀行對涉案存單享有質權,其出具的《承諾》不構成保證;撤銷揚中市人民法院追加其為被執行人的裁定及駁回異議裁定。2016年7月28日,揚中市人民法院認為該案應當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處理,裁定駁回起訴。某銀行不服提起上訴。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某銀行可通過普通確權訴訟另行主張質權,駁回上訴。

    2016年底,某銀行按照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指引,以毛某芹為被告、某小額貸款公司為第三人,向揚中市人民法院提起質押合同訴訟。2017年11月14日,該院作出(2016)蘇1182民初4094號判決,確認某銀行對涉案存單享有質權,其提供的《承諾》不構成對毛某芹債務的擔保。某小額貸款公司不服提起上訴。2018年5月24日,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線索來源? 2017年3月初,某銀行向揚中市人民檢察院申請執行監督,主張其對毛某芹涉案存單享有質權,《承諾》不構成擔保,揚中市人民法院據此追加其為被執行人違法。

    調查核實? 揚中市人民檢察院受理某銀行的監督申請后,查明以下事實:一是對涉案合同進行了審查,確認某銀行對涉案存單享有質權。因某公司未能在票據到期日將應付票據款1000萬元交存某銀行,某銀行有權根據《質押合同》約定對毛某芹質押的1000萬元存單行使優先受償權。二是本案執行期間,執行法院同時執行的另案,即毛某芹與王某龍民間借貸糾紛案的審判及執行情況。該案一審中,法院依王某龍申請凍結了毛某芹在某銀行的12張存單共計6400萬元,某銀行同樣以其對12張存單享有質權為由申請法院解除凍結,并向法院出具書面承諾,內容與本案《承諾》基本一致。法院解除對上述存單的凍結后,王某龍不服,先后提出執行異議和執行異議之訴,法院一審、二審、再審均認為某銀行對該12張存單享有質權,依法享有優先受償權,對王某龍提出的訴求未予支持。

    監督意見? 2017年3月14日,揚中市人民檢察院向揚中市人民法院發出檢察建議書,指出某銀行出具的《承諾》不構成擔保法意義上的保證,法院裁定由其承擔還款責任,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法院對某銀行提出的異議予以駁回且引導其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在執行異議之訴被駁回后又告之其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處理,導致某銀行飽受訴累,建議法院依法糾正錯誤執行行為。

    2017年7月28日,揚中市人民法院回函以某銀行提起質權確認之訴為由,未采納檢察建議。揚中市人民檢察院對該案持續跟進監督,發現在質押合同糾紛案件審理期間,法院根據某小額貸款公司的申請已強行劃扣某銀行260萬元。在質押合同糾紛一案判決確認某銀行對涉案存單享有質權,《承諾》不構成對毛某芹債務的擔保后,法院亦未將劃轉的260萬元執行回轉。揚中市人民檢察院遂于2018年8月1日,再次向揚中市人民法院發出檢察建議,指出:某銀行與毛某芹、某小額貸款公司質押合同糾紛一案已全部審理完畢,原復函中提出的“某銀行正在提起質權確認之訴”的情形已不復存在,建議法院依法糾錯并進行執行回轉。

    監督結果? 2019年1月25日,揚中市人民法院向揚中市人民檢察院復函稱,該院作出的(2015)揚執字第1614號裁定確有錯誤,應予糾正,對檢察建議予以采納。該院已于2018年9月6日裁定執行回轉,某小額貸款公司已將260萬元執行款返還某銀行。

    【指導意義】

    (一)質權人為申請解除對質物的凍結,向法院承諾對申請解除凍結錯誤造成的損失承擔責任,不是對出質人債務的保證,法院裁定執行其財產錯誤?!秷绦泄ぷ魅舾梢幎ā返?5條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案件期間,保證人為被執行人提供保證,人民法院據此解除保全措施的,案件審結后如果被執行人無財產可供執行或其財產不足清償債務時,人民法院有權裁定執行保證人在保證責任范圍內的財產。執行程序中將案外人認定為保證人,意味著直接使得生效法律文書列明的被執行人以外的人承擔實體責任,對當事人權利義務將產生無法律依據的不當影響,因此關于保證責任的認定應嚴格遵循有關法律規定,根據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慎重審查認定。本案中,某銀行作為案外人,只有在向法院明確其愿意為被執行人毛某芹的債務提供保證時,法院才可裁定執行某銀行在保證責任范圍內的財產。某銀行出具的《承諾》雖然有“反擔?!币辉~,但反擔保是指債務人為保證人提供的擔保,某銀行與毛某芹并非債務人與保證人的關系,某銀行也未作出為毛某芹的債務提供擔保的意思表示,因此不構成反擔保?!冻兄Z》是某銀行應法院要求出具,內容是愿對其申請解除凍結錯誤可能導致的損失承擔責任,并非為毛某芹對某小額貸款公司的擔保債務提供保證,因此不屬于《執行工作若干規定》第85條規定的“保證人為被執行人提供保證”的情形,人民法院據此裁定執行某銀行的財產錯誤。

    (二)執行程序中應正確區分對執行行為的異議與對執行標的的異議,準確適用不同的法律救濟途徑?!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及第二百二十七條對執行行為異議和執行標的異議規定了不同的救濟途徑,當事人、利害關系人對執行行為異議裁定不服的,可向上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對執行標的異議裁定不服的,可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本案中,某銀行是對法院認定《承諾》系對毛某芹擔保的債務提供保證,并據此裁定執行其財產的行為不服,屬于對執行行為提出的異議,而非對執行標的提出的異議,對該異議裁定不服的救濟途徑為復議程序,人民法院引導其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程序指引有誤。在某銀行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后,人民法院認為該案應當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處理,駁回起訴亦屬適用法律錯誤。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一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應當對某銀行就涉案存單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進行審理,并對其提出的確權訴訟請求一并作出裁判,而不應指引其另行提起普通確權訴訟主張質權。

    (三)對已經設立質權的標的物,人民法院可以采取財產保全措施,但不影響質權人的優先受償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七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對抵押物、質押物、留置物可以采取財產保全措施,但不影響抵押權人、質權人、留置權人的優先受償權。某銀行作為涉案存單的質權人,有權請求法院解除凍結,法院在某銀行提供有關證據證明其對涉案存單享有質權的情況下,應解除對涉案存單的凍結。此時申請訴訟保全的權利人若有異議,可以向法院提出,若在執行異議程序中仍不能解決雙方爭議,則可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本案法院在解除對涉案存單凍結后,訴訟保全申請人某小額貸款公司并未提出異議的情況下,裁定執行該存單財產并指引某銀行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及質權確權之訴,事實上混淆了本案爭議焦點,適用法律及程序指引均存在錯誤。

    人民檢察院在依法履行民事執行法律監督職責時,經調查核實,發現人民法院執行活動存在上述違反法律規定情形的,應當依法提出檢察建議。對于人民法院已錯誤劃扣的財產應當建議法院進行執行回轉。

    【相關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85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二百三十五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一十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四條

    湖北某房地產公司申請執行監督案

    (檢例第109號)

    【關鍵詞】

    鑒定材料? 評估結果明顯失實? 評估異議? 執行人員違法? 執行監督

    【要旨】

    對于民事執行監督中當事人有證據證明執行標的物評估結果失實問題,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受理并圍繞影響評估結果的關鍵性因素進行調查核實;經過調查核實查明違法情形屬實的,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監督糾正;對于發現的執行人員和相關人員違紀、違法犯罪線索應當及時移送有關單位或部門處理。

    【基本案情】

    2004年9月,某銀行與某娛樂公司、某房地產公司因借款合同糾紛,向武漢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武漢仲裁委員會裁決某娛樂公司向某銀行償還貸款本息共計3590.45萬元,某銀行對擔保人某房地產公司抵押的財產優先受償。裁決生效后,某銀行于2004年11月向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后因某銀行以當時拍賣變現抵押物會對該行造成較大損失為由,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暫緩拍賣,該院于2005年10月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并向申請執行人發放債權憑證。2013年1月,某銀行申請恢復執行,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作出(2004)武執字第428號執行裁定,對某房地產公司唯一資產——位于武漢市硚口區某地塊1.3萬余平方米的土地進行為期兩年的查封,并于2015年1月作出(2004)武執字第00428-1號執行裁定,對上述土地續查封一年。上述兩份執行裁定均未向某房地產公司和某銀行送達。2014年7月,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委托評估機構對上述土地使用權價值進行評估,評估價為5778.57萬元。某房地產公司對上述評估結果不服,提出執行異議,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未對評估過程中是否存在程序違法進行審查,亦未交評估機構對異議內容進行復核。

    2015年2月25日,涉案土地公開拍賣,某置業公司經兩輪競價,以5798.57萬元的價格競買成交。2016年6月,武漢市土地交易中心為競買人辦理變更使用權人登記時,為確定稅費對涉案土地再次委托評估,確定總地價為21300.7萬元。后武漢市土地交易中心與某置業公司簽訂《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成交確認書》。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線索來源? 2018年3月,某房地產公司認為本案執行行為違反法律規定,向湖北省武漢市人民檢察院申請監督,主要理由是執行程序中涉案土地的容積率明顯有誤,土地價值嚴重低估。武漢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受理。

    調查核實? 武漢市人民檢察院通過調查核實查明以下事實:一是武漢市國土資源和規劃局保存的原始地籍資料顯示,涉案土地出讓時容積率為4.16。二是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人員曾于委托評估前調取該地籍資料并入卷,但委托評估時未向評估機構提供。三是本案土地價格評估時,評估人員未查實涉案土地容積率,自行依據周邊情況設定容積率為2.0。四是某房地產公司及本案其他債權人曾于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提出執行異議,法院未予處理。五是競買后,某置業公司變更權屬登記時,武漢市國土資源和規劃局硚口分局經核算確定涉案土地的容積率為4.61,并依此辦理權屬變更登記公示;為確定土地交易稅費,武漢市土地交易中心委托三家評估機構分別進行價值評估,其中估價為21300.7萬元的結果居中,該交易中心按21300.7萬元的總地價確定交易稅費。六是某置業公司后已在涉案土地上開發“盛世公館”項目并銷售,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載明用地面積13214.19平方米,建設規模60969.75平方米,據此計算容積率為4.61。

    監督意見? 武漢市人民檢察院認為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本案執行程序中存在下列違法情形:第一,在已調取地籍資料的情況下,未將地籍資料移交給評估公司,未對委托評估資料的完整性負責,致使涉案土地評估價格5778.57萬元明顯低于實際市場價格;第二,未依法對某房地產公司提出的執行異議進行審查并作出處理;第三,未依法送達法律文書。2018年4月13日,武漢市人民檢察院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出檢察建議書,建議依法糾正錯誤執行行為;采取有效措施,統籌解決執行糾錯及某房地產公司破產問題,維護某房地產公司及其債權人的合法權益;對執行人員的失職行為按照《人民法院工作人員處分條例》的規定予以處理。另,本案在啟動監督程序后,對發現的職務犯罪線索已移送有關部門。

    監督結果? 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收到檢察建議書后,于2018年6月6日立案審查;2018年11月8日,該院復函武漢市人民檢察院,確認執行人員委托鑒定時未依法移交調取的鑒定資料,未能保證鑒定資料的充分性、完整性,導致評估價格明顯低于市場價格、評估結果失實,損害被執行人合法權益,且存在其他程序違法問題;2018年12月29日,該院作出(2018)鄂01執監9號執行裁定,撤銷該院對案涉地塊土地使用權的網絡司法拍賣;2019年1月14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復函武漢市人民檢察院,確認競買人之間存在惡意串通的行為,嚴重擾亂司法拍賣秩序。

    就本案造成的財產損害,某房地產公司以某置業公司為被告,提起財產損害賠償之訴,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已作出二審判決,判令某置業公司賠償某房地產公司財產損失11760.09萬元及相應利息;就該判決的履行,雙方已達成具體的履行協議。

    另,對本案移送的犯罪線索,有關部門已分別對某置業公司法定代表人翟某、某評估公司法定代表人賈某、估價師黃某4人立案。經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人民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洪山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定翟某以威脅手段,強迫他人退出拍賣,導致翟某所控制的公司拍得土地使用權的價格遠低于實際價值,以翟某犯強迫交易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二萬元,判決現已生效。賈某、黃某被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以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三個月、一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  

    【指導意義】

    (一)對于可能存在的執行標的物評估結果失實的問題,人民檢察院應著重圍繞影響評估結果的關鍵性因素進行調查核實。執行標的物評估結果失實,特別是評估結果明顯低于市場價格損害財產權利人利益,是執行監督中當事人反映比較集中的一類問題,尤以土地、房產和重大設備價值評估為多發領域。評估結果失實是檢察機關依法履職的線索來源,人民檢察院應據此重點審查是否存在違法情形導致評估結果失實,查明違法情形屬實的,應當依法監督。土地作為執行標的物時,其市場價格與土地容積率、地段、周邊配套等因素密切相關,人民檢察院調查核實違法情形時應當重點圍繞決定土地價格的密切相關因素進行。以土地容積率為例,可以查實地塊出讓時確定的容積率、執行人員對容積率的查明掌握情況、評估鑒定機構確定容積率的方法、權屬變更登記公示時的容積率和確定土地交易稅費時的容積率,遇有容積率的確定存在前后明顯差異的情形,應重點查實確定容積率的方法、途徑和變化因素等。

    (二)查實執行活動存在違法情形的,應當予以監督糾正,對于相關人員可能存在的違紀違法和犯罪線索,應當按規定移送有關部門處理。人民檢察院開展執行監督工作,對確有錯誤的執行案件,應當建議人民法院依法糾正;發現執行人員違紀違法的,應建議人民法院予以處理;發現涉嫌犯罪的,應當將案件線索依法移送有關單位或部門。辦理涉及評估鑒定的執行監督案件時,應當注意查明人民法院委托評估鑒定是否向評估鑒定機構提供了真實、完整、充分的評估鑒定材料,是否將已掌握的相關情況全部告知評估鑒定機構,從中發現委托評估鑒定過程中是否存在違法行為。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拍賣法》第三十七條

    《司法鑒定程序通則》第十三條

    黑龍江何某申請執行監督案

    (檢例第110號)

    【關鍵詞】

    夫妻共同債務認定? 執行依據? 違法追加被執行人? 程序違法? 跟進監督

    【要旨】

    執行程序應當按照生效判決等確定的執行依據進行,變更、追加被執行人應當遵循法定原則和程序,不得在法律和司法解釋規定之外或者未經依法改判的情況下變更、追加被執行人。對于執行程序中違法變更、追加被執行人的,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監督。

    【基本案情】

    張某與何某系夫妻關系。2009年至2010年,張某因銷售燃煤急需資金,向魏某借款共計35萬元,到期未償還。魏某以張某為被告向黑龍江省鐵力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2年2月27日,鐵力市人民法院作出(2011)鐵民初字第833號民事判決,判令“被告張某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十五日內償還原告魏某本金35萬元”。張某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伊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2年8月6日,魏某向鐵力市人民法院申請執行。2014年1月22日,張某與何某協議離婚。

    2015年7月30日,鐵力市人民法院作出(2012)鐵執字167-2號執行裁定,以借款系夫妻共同債務為由,裁定追加何某為被執行人,并凍結何某工資。

    何某向鐵力市人民法院提出書面異議。2015年12月28日,鐵力市人民法院作出(2015)鐵執異字第16號執行裁定,認為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除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夫妻約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財產歸各自所有外,都應視為夫妻共同債務,裁定駁回何某的異議。何某不服該裁定,向黑龍江伊春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2016年4月11日,伊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6)黑07執復2號執行裁定,駁回何某的復議申請。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線索來源? 2017年5月31日,何某向黑龍江鐵力市人民檢察院申請執行監督,認為鐵力市人民法院在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違法。鐵力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受理。

    監督意見? 2017年6月28日,鐵力市人民檢察院向鐵力市人民法院發出檢察建議書,認為鐵力市人民法院裁定追加何某為被執行人缺乏法律依據,建議糾正。7月26日,鐵力市人民法院復函,認為追加何某為被執行人適用法律準確,程序合法,且上級法院已作出執行異議復議裁定,故不予采納檢察建議。鐵力市人民檢察院提請伊春市人民檢察院跟進監督。11月8日,伊春市人民檢察院向伊春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出檢察建議書,認為生效判決并未確認案涉款項為夫妻共同債務,執行環節不應直接改變執行依據,在未經法院改判的情況下不應直接將判決確認的個人債務推定為夫妻共同債務;追加何某為被執行人,既影響判決的既判力,又剝奪何某訴訟權利,使得何某未經審判程序即需承擔義務,建議糾正。

    監督結果? 2018年3月22日,伊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7民監1號回復函,認為鐵力市人民法院不應追加何某為被執行人,經該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采納伊春市人民檢察院的檢察建議。4月16日,伊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7執監3號執行裁定,撤銷鐵力市人民法院(2012)鐵執字167-2號執行裁定。后鐵力市人民法院解除對何某工資賬戶的凍結。

    【指導意義】

    (一)違法追加被執行人,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監督。審判和執行程序分工不同,當事人實體權利義務應由審判程序予以確定,執行程序通常不應直接確定當事人實體權利義務,只能依照執行依據予以執行。變更、追加被執行人應當遵循法定原則,對于法律或司法解釋規定情形之外的,不能變更、追加,否則實質上剝奪了當事人的訴訟權利,屬于程序違法?!拔唇泴徟谐绦?,不得要求未舉債的夫妻一方承擔民事責任”的具體規定雖然是2017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涉及夫妻債務案件有關問題的通知》中才明確表述的,但是,人民法院在執行程序中追加被執行人的基本原則、程序一直是確定的,這一規定只是對確定夫妻共同債務既有規則的重申。人民檢察院發現執行程序中人民法院違法追加被執行人的,應當依法進行監督。

    (二)辦理可能涉及夫妻共同債務的案件,既要注重保護債權人的合法權利,又要注重保護未共同舉債的夫妻另一方的合法權利。涉夫妻共同債務案件事關交易安全、社會誠信和家庭穩定,辦理此類案件過程中,既要注意到可能存在夫妻雙方惡意串通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情形,也要注意到可能存在夫妻一方與債權人惡意串通損害配偶利益的情形,特別是要防止簡單化地將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發生的債務都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如嚴格按照《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條的規定認定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同時要嚴守法定程序,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如有證據證明可能存在夫妻雙方惡意串通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應經由審判程序認定夫妻共同債務,而非在執行程序中直接追加夫妻另一方為被執行人。

    (三)人民檢察院認為人民法院對檢察建議處理結果錯誤,可以提請上級院跟進監督。檢察建議是人民檢察院履行法律監督職能的重要方式。發現人民法院對人民檢察院提出的檢察建議未在規定的期限內作出處理并書面回復,以及對檢察建議的處理結果錯誤的,應當按照有關規定進行監督,或者提請上級院監督。

    【相關規定】

    《人民檢察院民事訴訟監督規則(試行)》第一百一十七條


    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久久

    <span id="juzzs"></span>
  • <optgroup id="juzzs"><em id="juzzs"><del id="juzzs"></del></em></optgroup>

  • <cite id="juzzs"></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