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mkmkk"><code id="mkmkk"></code></bdo>
  • 無障礙瀏覽 無障礙瀏覽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全省檢察機關指導性案例 > 正文

    全省檢察機關指導性案例

    第二十七批指導性案例

    發布時間:2021-07-20 15:42:23 來源:青海省人民檢察院 作者:本站編輯

    胡某某搶劫案

    (檢例第103號)

    【關鍵詞】

    搶劫? 在校學生? 附條件不起訴? 調整考驗期

    【要旨】

    辦理附條件不起訴案件,應當準確把握其與不起訴的界限。對于涉罪未成年在校學生附條件不起訴,應當堅持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原則,找準辦案、幫教與保障學業的平衡點,靈活掌握辦案節奏和考察幫教方式。要階段性評估幫教成效,根據被附條件不起訴人角色轉變和個性需求,動態調整考驗期限和幫教內容。

    【基本案情】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胡某某,男,作案時17周歲,高中學生。

    2015年7月20日晚,胡某某到某副食品商店,謊稱購買飲料,趁店主方某某不備,用網購的電擊器杵方某某腰部索要錢款,致方某某輕微傷。后方某某將電擊器奪下,胡某某逃跑,未劫得財物。歸案后,胡某某的家長賠償了被害人全部損失,獲得諒解。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補充社會調查,依法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案件提請批準逮捕后,針對公安機關移送的社會調查報告不能充分反映胡某某犯罪原因的問題,檢察機關及時補充開展社會調查,查明:胡某某高一時父親離世,為減輕經濟負擔,母親和姐姐忙于工作,與胡某某溝通日漸減少。喪父打擊、家庭氛圍變化、缺乏關愛等多重因素導致胡某某逐漸沾染吸煙、飲酒等劣習,高二時因成績嚴重下滑轉學重讀高一。案發前,胡某某與母親就是否直升高三參加高考問題發生激烈沖突,母親希望其重讀高二以提高成績,胡某某則希望直升高三報考個人感興趣的表演類院校。在學習、家庭的雙重壓力下,胡某某產生了制造事端迫使母親妥協的想法,繼而實施搶劫。案發后,胡某某母親表示愿意改進教育方式,加強監護。檢察機關針對胡某某的心理問題,委托心理咨詢師對其開展心理測評和心理疏導。在上述工作基礎上,檢察機關綜合評估認為:胡某某此次犯罪主要是由于家庭變故、親子矛盾、青春期叛逆,加之法治意識淡薄,沖動犯罪,認罪悔罪態度好,具備幫教條件,同時鑒于其賠償了被害人損失,取得了被害人諒解,遂依法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

    (二)綜合評估,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案件審查起訴過程中,有觀點認為,胡某某罪行較輕,具有未成年、犯罪未遂、坦白等情節,認罪悔罪,取得被害人諒解,其犯罪原因主要是身心不成熟,親子矛盾處理不當,因此可直接作出不起訴決定。檢察機關認真審查并聽取各方面意見后認為,搶劫罪法定刑為三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根據各種量刑情節,調節基準刑后測算胡某某可能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至一年,不符合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或可以免除刑罰,直接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條件。同時,胡某某面臨的學習壓力短期內無法緩解,參考社會調查、心理疏導的情況,判斷其親子關系調適、不良行為矯正尚需一個過程,為保障其學業、教育管束和預防再犯,從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出發,對胡某某附條件不起訴更有利于其回歸社會。2016年3月11日,檢察機關對胡某某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考驗期一年。

    (三)立足幫教目標,對照負面行為清單設置所附條件,協調各方開展精準幫教。檢察機關立足胡某某系在校學生的實際,圍繞親子共同需求,確立“學業提升進步,親子關系改善”的幫教目標,并且根據社會調查列出阻礙目標實現的負面行為清單設置所附條件,如:遵守校紀校規;不得進入娛樂場所;不得吸煙、飲酒;接受心理輔導;接受監護人監管;定期參加社區公益勞動;閱讀法治書籍并提交學習心得等。在此基礎上,檢察機關聯合學校、社區、家庭三方成立考察幫教小組,圍繞所附條件,制定方案,分解任務,精準幫教。學校選派老師督促備考,關注心理動態,社區為其量身定制公益勞動項目,家庭成員接受“正面管教”家庭教育指導,改善親子關系。檢察機關立足保障學業,靈活掌握幫教的頻率與方式,最大程度減少對其學習、生活的影響。組建幫教小組微信群,定期反饋與實時監督相結合,督促各方落實幫教責任,對幫教進度和成效進行跟蹤考察,同時要求控制知情范圍,保護胡某某隱私。針對胡某某的犯罪源于親子矛盾這一“癥結”,檢察機關協同公安民警、被害人、法律援助律師、法定代理人從法、理、情三個層面真情勸誡,胡某某表示要痛改前非。

    (四)階段性評估,動態調整考驗期限和幫教措施??简炂趦?,胡某某表現良好,參加高考并考上某影視職業學院,還積極參與公益活動。鑒于胡某某表現良好、考上大學后角色轉變等情況,檢察機關組織家長、學校、心理咨詢師、社區召開“圓桌會議”聽取各方意見。經綜合評估,各方一致認為原定考驗期限和幫教措施已不適應當前教育矯治需求,有必要作出調整。2016年9月,檢察機關決定將胡某某的考驗期縮短為八個月,并對最后兩個月的幫教內容進行針對性調整:開學前安排其參加企業實習,引導職業規劃,開學后指導閱讀法律讀物,繼續筑牢守法堤壩。11月10日考驗期屆滿,檢察機關依法對其作出不起訴決定,并進行相關記錄封存。目前,胡某某已經大學畢業,在某公司從事設計工作,心態樂觀積極,家庭氛圍融洽。

    【指導意義】

    (一)辦理附條件不起訴案件,應當注意把握附條件不起訴與不起訴之間的界限。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款,檢察機關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可以免除刑罰的犯罪嫌疑人,可以決定不起訴。而附條件不起訴的適用條件是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符合起訴條件,但有悔罪表現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且只限定于涉嫌刑法分則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規定的犯罪。對于犯罪情節輕微符合不起訴條件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應依法適用不起訴,不能以附條件不起訴代替不起訴。對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涉嫌刑法分則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規定的犯罪,根據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尚未達到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可以免除刑罰程度,綜合考慮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適用附條件不起訴能更好地達到矯正效果,促使其再社會化的,應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

    (二)對涉罪未成年在校學生適用附條件不起訴,應當最大限度減少對其學習、生活的影響。堅持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原則,立足涉罪在校學生教育矯治和回歸社會,應盡可能保障其正常學習和生活。在法律規定的辦案期限內,檢察機關可靈活掌握辦案節奏和方式,利用假期和遠程方式辦案幫教,在心理疏導、隱私保護等方面提供充分保障,達到教育、管束和保護的有機統一。

    (三)對于已確定的考驗期限和考察幫教措施,經評估后認為不能適應教育矯治需求的,可以適時動態調整。對于在考驗期中經歷考試、升學、求職等角色轉變的被附條件不起訴人,應當及時對考察幫教情況、效果進行評估,根據考察幫教的新情況和新變化,有針對性地調整考驗期限和幫教措施,鞏固提升幫教成效,促其早日順利回歸社會??简炂谙藓蛶徒檀胧┰谡{整前,應當充分聽取各方意見。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二百八十二條、第二百八十三條、第二百八十四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四百六十一條、第四百六十三條、第四百七十六條、第四百八十條

    《人民檢察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規定》第二十九條、第四十條、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第四十三條

    《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指引(試行)》第一百九十四條

    莊某等人敲詐勒索案

    (檢例第104號)

    【關鍵詞】

    敲詐勒索? 未成年人共同犯罪? 附條件不起訴? 個性化附帶條件? 精準幫教

    【要旨】

    檢察機關對共同犯罪的未成年人適用附條件不起訴時,應當遵循精準幫教的要求對每名涉罪未成年人設置個性化附帶條件。監督考察時,要根據涉罪未成年人回歸社會的不同需求,督促制定所附條件執行的具體計劃,分階段評估幫教效果,發現問題及時調整幫教方案,提升精準幫教實效。

    【基本案情】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莊某,男,作案時17周歲,初中文化,在其父的印刷廠幫工。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顧某,女,作案時16周歲,職業高中在讀。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常某,男,作案時17周歲,職業高中在讀。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章某,女,作案時16周歲,職業高中在讀。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汪某,女,作案時17周歲,職業高中在讀。

    2019年6月8日,莊某因被害人焦某給其女友顧某發曖昧短信,遂與常某、章某、汪某及女友顧某共同商量向焦某索要錢財。顧某、章某、汪某先用微信把被害人約至某酒店,以顧某醉酒為由讓被害人開房。進入房間后,章某和汪某借故離開,莊某和常某隨即闖入,用言語威脅的手段逼迫焦某寫下一萬元的欠條,后實際獲得五千元,用于共同觀看球賽等消費。案發后,莊某等五人的家長在偵查階段賠償了被害人全部損失,均獲得諒解。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開展補充社會調查和心理測評,找出每名未成年人需要矯正的“矯治點”,設置個性化附帶條件。該案公安機關未提請批準逮捕,直接移送起訴。檢察機關經審查認為,莊某等五人已涉嫌敲詐勒索罪,可能判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均有悔罪表現,符合附條件不起訴條件,但前期所作社會調查不足以全面反映犯罪原因和需要矯正的關鍵點,故委托司法社工補充社會調查,并在征得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法定代理人同意后進行心理測評。經分析,五人具有法治觀念淡薄、交友不當、家長失管失教等共性犯罪原因,同時各有特點:莊某因被父親強行留在家庭小廠幫工而存在不滿和抵觸情緒;顧某因被過分寵溺而缺乏責任感,且沉迷網絡游戲;汪某身陷網癮;常某與單親母親長期關系緊張;章某因經常被父親打罵心理創傷嚴重。據此,檢察官和司法社工研究確定了五名未成年人具有共性特點的“矯治點”,包括認知偏差、行為偏差、不良“朋友”等,和每名未成年人個性化的“矯治點”,如莊某的不良情緒、章某的心理創傷等,據此對五人均設置共性化的附帶條件:參加線上、線下法治教育以及行為認知矯正活動,記錄學習感受;在司法社工指導下篩選出不良“朋友”并制定遠離行動方案;參加每周一次的團體心理輔導。同時,設置個性化附帶條件:莊某學習管理情緒的方法,定期參加專題心理輔導;顧某、汪某主動承擔家務,定期參加公益勞動,逐漸遞減網絡游戲時間;常某在司法社工指導下逐步修復親子關系;章某接受心理咨詢師的創傷處理。檢察機關綜合考慮五名未成年人共同犯罪的事實、情節及需要矯正的問題,對五名未成年人均設置了六個月考驗期,并在聽取每名未成年人及法定代理人對附條件不起訴的意見時,就所附條件、考驗期限等進行充分溝通、解釋,要求法定代理人依法配合監督考察工作。在聽取公安機關、被害人意見后,檢察機關于2019年10月9日對五人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

    (二)制定具體的幫教計劃并及時評估幫教效果,調整幫教方法。在監督考察期間,檢察官與司法社工共同制定了督促執行所附條件的具體幫教計劃:幫教初期(第1-3周)注重訓誡教育工作,且司法社工與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及法定代理人密切接觸,增強信任度;幫教中期(第4-9周)通過法治教育、親子關系修復、行為偏差矯正、團體心理輔導等多措并舉,提升被附條件不起訴人法律意識,促使不良行為轉變;幫教后期(第10-26周)注重促使被附條件不起訴人逐步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自覺遵紀守法。每個階段結束前通過心理測評、自評、他評等方式評估幫教效果,發現問題及時進行研判,調整幫教方法。比如,幫教初期發現莊某和章某對負責幫教的社工有一定的抵觸情緒和回避、對抗行為,通過與司法社工機構共同評估雙方信任度和匹配度后,及時更換社工。再如,針對章某在三次心理創傷處理后仍呈現易怒情緒,建議社工及時增加情緒管理能力培養的內容。又如,針對汪某遠離不良“朋友”后亟需正面榜樣力量引領的情況,聯合團委確定大學生志愿者一對一結對引導。

    (三)根據未成年人個體需求,協調借助相關社會資源提供幫助,促進回歸社會。針對案發后學校打算勸退其中四人的情況,檢察機關與教育局、學校溝通協調,確保四人不中斷學業。根據五名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對就學就業的需求,檢察機關積極協調教育部門為顧某、章某分別提供聲樂、平面設計輔導,聯系愛心企業為常某提供模型設計的實習機會,聯系人力資源部門為莊某、汪某提供免費的職業培訓,讓矯治干預與正向培養雙管齊下。經過六個月考察幫教,五名被附條件不起訴人逐步摒棄不良行為,法治觀念、守法意識增強,良好生活學習習慣開始養成。2020年4月9日,檢察機關綜合五人考察期表現,均作出不起訴決定。目前,莊某已成為某西點店烘焙師,常某在模具企業學習模型設計,顧某、章某、汪某都實現了在大專院校理想專業學習的愿望。五個家庭也有較大改變,親子關系融洽。

    【指導意義】

    (一)附條件不起訴設定的附帶條件,應根據社會調查情況合理設置,具有個性化,體現針對性。檢察機關辦理附條件不起訴案件,應當堅持因案而異,根據社會調查情況,針對涉罪未成年人的具體犯罪原因和回歸社會的具體需求等設置附帶條件。對共同犯罪未成年人既要針對其共同存在的問題,又要考慮每名涉罪未成年人的實際情況,設定符合個體特點的附帶條件并制定合理的幫教計劃,做到“對癥下藥”,確保附條件不起訴制度教育矯治功能的實現。

    (二)加強溝通,爭取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學校的理解、配合和支持。檢察機關應當就附帶條件、考驗期限等與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充分溝通,使其自覺遵守并切實執行。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代理人和其所在學校是參與精準幫教的重要力量,檢察機關應當通過釋法說理、開展家庭教育指導等工作,與各方達成共識,形成幫教合力。

    (三)加強對附帶條件執行效果的動態監督,實現精準幫教。檢察機關對于附條件不起訴所附帶條件的執行要加強全程監督、指導,掌握落實情況,動態評估幫教效果,發現問題及時調整幫教方式和措施。為保證精準幫教目標的實現,可以聯合其他社會機構、組織、愛心企業等共同開展幫教工作,幫助涉罪未成年人順利回歸社會。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百八十二條、第二百八十三條、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二百八十六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四百六十一條、第四百七十六條、第四百八十條

    《人民檢察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規定》第四十二條、第四十三條

    《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指引(試行)》第三十一條、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百九十六條

    李某詐騙、傳授犯罪方法牛某等人詐騙案

    (檢例第105號)

    【關鍵詞】

    涉嫌數罪? 聽證? 認罪認罰從寬? 附條件不起訴? 家庭教育指導? 社會支持?

    【要旨】

    對于一人犯數罪符合起訴條件,但根據其認罪認罰等情況,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檢察機關可以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對于涉罪未成年人存在家庭教育缺位或者不當問題的,應當突出加強家庭教育指導,因案因人進行精準幫教。通過個案辦理和法律監督,積極推進社會支持體系建設。

    【基本案情】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李某,男,作案時16周歲,高中學生。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牛某,男,作案時17周歲,高中學生。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黃某,男,作案時17周歲,高中學生。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關某,男,作案時16周歲,高中學生。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包某,男,作案時17周歲,高中學生。

    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李某利用某電商超市7天無理由退貨規則,多次在某電商超市網購香皂、洗發水、方便面等日用商品,收到商品后上傳虛假退貨快遞單號,騙取某電商超市退回購物款累計8445.53元。后李某將此犯罪方法先后傳授給牛某、黃某、關某、包某,并收取1200元“傳授費用”。得知這一方法的牛某、黃某、關某、包某以此方法各自騙取某電商超市15598.86元、8925.19元、6617.71元、6206.73元。

    涉案五人雖不是共同犯罪,但犯罪對象和犯罪手段相同,案件之間存在關聯,為便于查明案件事實和保障訴訟順利進行,公安機關采納檢察機關建議,對五人依法并案處理。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發揮懲教結合優勢。審查逮捕期間,檢察機關依法分別告知五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法律規定,促其認罪認罰。五名犯罪嫌疑人均表達了認罪認罰的意愿,并主動退贓,取得了被害方某電商超市的諒解。檢察機關認為五人雖利用網絡實施詐騙,但并非針對不特定多數人,系普通詐騙犯罪,且主觀惡性不大,犯罪情節較輕,無逮捕必要,加上五人均面臨高考,因而依法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審查起訴階段,檢察機關通知派駐檢察院的值班律師向五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提供法律幫助,并根據五人犯罪情節,認罪悔罪態度,認為符合附條件不起訴條件,提出適用附條件不起訴的意見,將幫教方案和附帶條件作為具結書的內容一并簽署。

    (二)召開不公開聽證會,依法決定附條件不起訴。司法實踐中,對犯數罪可否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因缺乏明確的法律規定而很少適用。本案中,李某雖涉嫌詐騙和傳授犯罪方法兩罪,但綜合全案事實、社會調查情況以及犯罪后表現,依據有關量刑指導意見,李某的綜合刑期應在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制度,有利于順利進行特殊預防、教育改造。為此,檢察機關專門針對李某涉嫌數罪是否可以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召開不公開聽證會,邀請了未成年犯管教干部、少年審判法官、律師、心理咨詢師、公益組織負責人等擔任聽證員。經聽證評議,聽證員一致認為應對李某作附條件不起訴,以最大限度促進其改惡向善、回歸正途。通過聽證,李某認識到自己行為的嚴重性,李某父母認識到家庭教育中存在的問題,參加聽證的各方面代表達成了協同幫教意向。2019年12月23日,檢察機關對李某等五人依法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考驗期為六個月。

    (三)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因人施策精準幫教。針對家庭責任缺位導致五人對法律缺乏認知與敬畏的共性問題,檢察官會同司法社工開展了家庭教育指導,要求五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在監督考察期間定期與心理咨詢師溝通、與檢察官和司法社工面談,并分享法律故事、參加預防違法犯罪宣講活動。同時,針對五人各自特點分別設置了個性化附帶條件:鑒于李某父母疏于管教,親子關系緊張,特別安排追尋家族故事、追憶成長歷程以增強家庭認同感和責任感,修復家庭關系;鑒于包某性格內向無主見、極易被誤導,安排其參加“您好陌生人”志愿服務隊,以走上街頭送愛心的方式鍛煉與陌生人的溝通能力,同時對其進行“朋輩群體干擾場景模擬”小組訓練,通過場景模擬,幫助其向不合理要求勇敢說“不”;鑒于黃某因達不到父母所盼而缺乏自信,鼓勵其發揮特長,擔任禁毒教育、網絡安全等普法活動主持人,使其在學習法律知識的同時,增強個人榮譽感和家庭認同感;鑒于牛某因單親家庭而自卑,帶領其參加照料空巢老人、探訪留守兒童等志愿活動,通過培養同理心增強自我認同,實現“愛人以自愛”;鑒于關某沉迷網絡游戲揮霍消費,督促其擔任家庭記賬員,激發其責任意識克制網癮,養成良好習慣。

    (四)聯合各類幫教資源,構建社會支持體系。案件辦理過程中,引入司法社工全流程參與精準幫教。檢察機關充分發揮“3+1”(檢察院、未管所、社會組織和涉罪未成年人)幫教工作平臺優勢,并結合法治進校園“百千萬工程”,聯合團委、婦聯、教育局共同組建“手拉手法治宣講團”,要求五人及法定代理人定期參加法治教育講座。檢察機關還與轄區內廣播電臺、敬老院、圖書館、愛心企業簽訂觀護幫教協議,組織五人及法定代理人接受和參與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或實踐。2020年6月22日,檢察機關根據五人在附條件不起訴考察期間的表現,均作出不起訴決定。五人在隨后的高考中全部考上大學。

    【指導意義】

    (一)辦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對于涉嫌數罪但認罪認罰,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也可以適用附條件不起訴。檢察機關應當根據涉罪未成年人的犯罪行為性質、情節、后果,并結合犯罪原因、犯罪前后的表現等,綜合評估可能判處的刑罰?!耙荒暧衅谕叫桃韵滦塘P”是指將犯罪嫌疑人交付審判,法院對其可能判處的刑罰。目前刑法規定的量刑幅度均是以成年人犯罪為基準設計,檢察機關對涉罪未成年人刑罰的預估要充分考慮“教育、感化、挽救”的需要及其量刑方面的特殊性。對于既可以附條件不起訴也可以起訴的,應當優先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存在數罪情形時,要全面綜合考量犯罪事實、性質和情節以及認罪認罰等情況,認為并罰后其刑期仍可能為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可以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以充分發揮附條件不起訴制度的特殊功能,促使涉罪未成年人及早擺脫致罪因素,順利回歸社會。

    (二)加強家庭教育指導,提升考察幫教效果。未成年人犯罪原因往往關聯家庭,預防涉罪未成年人再犯,同樣需要家長配合。檢察機關在辦理附條件不起訴案件中,不僅要做好對涉罪未成年人自身的考察幫教,還要通過家庭教育指導,爭取家長的信任理解,引導家長轉變家庭教育方式,自愿配合監督考察,及時解決問題少年背后的家庭問題,讓涉罪未成年人知法悔過的同時,在重溫親情中獲取自新力量,真正實現矯治教育預期目的。

    (三)依托個案辦理整合幫教資源,推動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社會支持體系建設。檢察機關辦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要在社會調查、人格甄別、認罪教育、不公開聽證、監督考察、跟蹤幫教等各個環節,及時引入司法社工、心理咨詢師等各種專門力量,積極與教育、民政、團委、婦聯、關工委等各方聯合,依托黨委、政府牽頭搭建的多元化協作平臺,做到專業化辦案與社會化支持相結合,最大限度地實現對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和挽救。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二百九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百八十二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十八條、第四百五十七條、第四百六十三條、第四百八十條

    《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指引(試行)》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一百八十八條

    《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第十九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第二十九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

    牛某非法拘禁案

    (檢例第106號)

    【關鍵詞】

    非法拘禁? 共同犯罪? 補充社會調查? 附條件不起訴? 異地考察幫教

    【要旨】

    檢察機關對于公安機關移送的社會調查報告應當認真審查,報告內容不能全面反映未成年人成長經歷、犯罪原因、監護教育等情況的,可以商公安機關補充調查,也可以自行或者委托其他有關組織、機構補充調查。對實施犯罪行為時系未成年人但訴訟過程中已滿十八周歲的犯罪嫌疑人,符合條件的,可以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對于外地戶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辦案檢察機關可以委托未成年人戶籍所在地檢察機關開展異地協作考察幫教,兩地檢察機關要各司其職,密切配合,確保幫教取得實效。

    【基本案情】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牛某,女,作案時17周歲,初中文化,無業。

    2015年初,牛某初中三年級輟學后打工,其間經人介紹加入某傳銷組織,后隨該組織到某市進行傳銷活動。2016年4月21日,被害人瞿某(男,成年人)被其女友盧某(另案處理)騙至該傳銷組織。4月24日上午,瞿某在聽課過程中發現自己進入的是傳銷組織,便要求盧某與其一同離開。喬某(傳銷組織負責人,到案前因意外事故死亡)得知情況后,安排牛某與盧某、孫某(另案處理)等人進行阻攔。次日上午,瞿某再次開門欲離開時,在喬某指使下,牛某積極參與對被害人瞿某實施堵門、言語威脅等行為,程某(另案處理)等人在客廳內以打牌名義進行看管。15時許,瞿某在其被拘禁的四樓房間窗戶前探身欲呼救時不慎墜至一樓,經法醫鑒定,瞿某為重傷二級。

    因該案系八名成年人與一名未成年人共同犯罪,公安機關進行分案辦理。八名成年人除喬某已死亡外,均被提起公訴,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分別判處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至三年不等。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依法對牛某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公安機關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牛某提請批準逮捕后,檢察機關依法訊問牛某,聽取其法定代理人、辯護人及被害人的意見。經審查,檢察機關認為牛某因被騙加入傳銷組織后,積極參與實施了非法拘禁致被害人重傷的共同犯罪行為,已構成非法拘禁罪,但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且歸案后供述穩定,認罪悔罪態度好,愿意盡力賠償被害人經濟損失,采取取保候審足以防止社會危險性的發生,依法對牛某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并聯合司法社工、家庭教育專家、心理咨詢師及其法定代理人組成幫教小組,建立微信群,開展法治教育、心理疏導、就業指導等,預防其再犯。同時,商公安機關對牛某的成長經歷、家庭情況、犯罪原因等進行社會調查。

    (二)開展補充社會調查。案件移送起訴后,檢察機關審查認為,隨案移送的社會調查報告不夠全面細致。為進一步查明牛某犯罪原因、犯罪后表現等情況,檢察機關遂列出詳細的社會調查提綱,并通過牛某戶籍所在地檢察機關委托當地公安機關對牛某的成長經歷、犯罪原因、平時表現、社會交往、家庭監護條件、取保候審期間的表現等進行補充社會調查。調查人員通過走訪牛某父母、鄰居、村委會干部及打工期間的同事了解到,牛某家庭成員共五人,家庭關系融洽,母親常年在外打工,父親在家務農,牛某平時表現良好,服從父母管教,村委會愿意協助家庭對其開展幫教。取保候審期間,牛某在一家燒烤店打工,同事評價良好。綜合上述情況,檢察機關認為牛某能夠被社會接納,具備社會化幫教條件。

    (三)促成與被害人和解。本案成年被告人賠償后,被害人瞿某要求牛某賠償五萬元醫藥費。牛某及家人雖有賠償意愿,但因家庭經濟困難,無法一次性支付賠償款。檢察機關向被害人詳細說明牛某和家人的誠意及困難,并提出先支付部分現金,剩余分期還款的賠償方案,引導雙方減少分歧。經做工作,牛某與被害人接受了檢察機關的建議,牛某當面向被害人賠禮道歉,并支付現金兩萬元,剩余三萬元承諾按月還款,兩年內付清,被害人為牛某出具了諒解書。

    (四)召開聽證會,依法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鑒于本案涉及傳銷,造成被害人重傷,社會關注度較高,且牛某在訴訟過程中已滿十八周歲,對是否適宜作附條件不起訴存在不同認識,檢察機關舉行不公開聽證會,牛某及其法定代理人、辯護人和偵查人員、幫教人員等參加。聽證人員結合具體案情、法律規定和現場提問情況發表意見,一致贊同對牛某附條件不起訴。2018年5月16日,檢察機關依法對牛某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綜合考慮其一貫表現和犯罪性質、情節、后果、認罪悔罪表現及尚未完全履行賠償義務等因素,參考同案人員判決情況以及其被起訴后可能判處的刑期,確定考驗期為一年。

    (五)開展異地協作考察幫教。鑒于牛某及其家人請求回戶籍地接受幫教,辦案檢察機關決定委托牛某戶籍地檢察機關開展異地考察幫教,并指派承辦檢察官專程前往牛某戶籍地檢察機關進行工作銜接。牛某戶籍地檢察機關牽頭成立了由檢察官、司法社工、法定代理人等組成的幫教小組,根據所附條件共同制定幫助牛某提升法律意識和辨別是非能力、樹立正確消費觀、提高就業技能等方面的個性化幫教方案,要求牛某按照方案內容接受當地檢察機關的幫教,定期向幫教檢察官匯報思想、生活狀況,根據協議按時、足額將賠償款匯到被害人賬戶。辦案檢察機關定期與當地檢察機關幫教小組聯系,及時掌握對牛某的考察幫教情況。牛某認真接受幫教,并提前還清賠償款??简炂跐M,檢察機關綜合牛某表現,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經回訪,目前牛某工作穩定,各方面表現良好,生活已經走上正軌。

    【指導意義】

    (一)辦理附條件不起訴案件,應當進行社會調查,社會調查報告內容不完整的,應當補充開展社會調查。社會調查報告是檢察機關認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主觀惡性大小、是否適合作附條件不起訴以及附什么樣的條件、如何制定具體的幫教方案等的重要參考。社會調查報告的內容主要包括涉罪未成年人個人基本情況、家庭情況、成長經歷、社會生活狀況、犯罪原因、犯罪前后表現、是否具備有效監護條件、社會幫教條件等,應具有個性化和針對性。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根據法律規定和案件情況可以進行社會調查。公安機關偵查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檢察機關可以商請公安機關進行社會調查。認為公安機關隨案移送的社會調查報告內容不完整、不全面的,可以商請公安機關補充進行社會調查,也可以自行補充開展社會調查。

    (二)對于犯罪時系未成年人但訴訟過程中已滿十八周歲的犯罪嫌疑人,可以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二條規定,對于涉嫌刑法分則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規定的犯罪,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符合起訴條件,但有悔罪表現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可以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是指犯罪嫌疑人實施犯罪時系未成年人的案件。對于實施犯罪行為時未滿十八周歲,但訴訟中已經成年的犯罪嫌疑人,符合適用附條件不起訴案件條件的,人民檢察院可以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

    (三)對外地戶籍未成年人,可以開展異地協作考察幫教,確保幫教效果。被附條件不起訴人戶籍地或經常居住地與辦案檢察機關屬于不同地區,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希望返回戶籍地或經常居住地生活工作的,辦案檢察機關可以委托其戶籍地或經常居住地檢察機關協助進行考察幫教,戶籍地或經常居住地檢察機關應當予以支持。兩地檢察機關應當根據被附條件不起訴人的具體情況,共同制定有針對性的幫教方案并積極溝通協作。當地檢察機關履行具體考察幫教職責,重點關注未成年人行蹤軌跡、人際交往、思想動態等情況,定期走訪被附條件不起訴人的法定代理人以及所在社區、單位,并將考察幫教情況及時反饋辦案檢察機關。辦案檢察機關應當根據考察幫教需要提供協助??简炂趯脻M前,當地檢察機關應當出具被附條件不起訴人考察幫教情況總結報告,作為辦案檢察機關對被附條件不起訴人是否最終作出不起訴決定的重要依據。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二百八十二條、第二百八十三條、第二百八十四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四百六十一條、第四百六十三條、第四百九十六條

    《人民檢察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規定》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四十條、第四十四條

    《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指引(試行)》第二十一條、第三十條、第六十九條、第一百八十一條、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一百九十六條

    唐某等人聚眾斗毆案

    (檢例第107號)

    【關鍵詞】

    聚眾斗毆? 違反監督管理規定? 撤銷附條件不起訴? 提起公訴???

    【要旨】

    對于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在考驗期內多次違反監督管理規定,逃避或脫離矯治和教育,經強化幫教措施后仍無悔改表現,附條件不起訴的挽救功能無法實現,符合“違反考察機關監督管理規定,情節嚴重”的,應當依法撤銷附條件不起訴決定,提起公訴。

    【基本案情】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唐某,男,作案時17周歲,輟學無業。

    2017年3月15日,唐某與潘某(男,作案時14周歲)因瑣事在電話中發生口角,相約至某廣場斗毆。唐某糾集十余名未成年人,潘某糾集八名未成年人前往約架地點。上午8時許,雙方所乘車輛行至某城市主干道紅綠燈路口時,唐某等人下車對正在等紅綠燈的潘某一方所乘兩輛出租車進行攔截,對攔住的一輛車上的四人進行毆打,未造成人員傷亡。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2017年6月20日,公安機關以唐某涉嫌聚眾斗毆罪將該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1.唐某涉嫌聚眾斗毆罪,可能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唐某雖系聚眾斗毆的糾集者,在上班高峰期的交通要道斗毆,但未造成嚴重后果,且案發時其不滿十八周歲,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以及當地同類案件已生效判決,評估唐某可能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至十個月。2.唐某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通過親情會見、心理疏導以及看守所提供的表現良好書面證明材料,綜合評估其具有悔罪表現。3.親子關系緊張、社會交往不當是唐某涉嫌犯罪的重要原因。唐某的母親常年外出務工,其與父母缺乏溝通交流;唐某與社會閑散人員交往過密,經常出入夜店,夜不歸宿;遇事沖動、愛逞能、好面子,對斗毆行為性質及后果存在認知偏差。4.具備幫教矯治條件。心理咨詢師對唐某進行心理疏導時,其明確表示認識到自己行為的危害性,不再跟以前的朋友來往,并提出想要學廚藝的強烈意愿。對其法定代理人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后,其母親愿意返回家中履行監護職責,唐某明確表示將接受父母的管教和督促。檢察機關綜合唐某的犯罪情節、悔罪表現、犯罪成因及幫教條件并征求公安機關、法定代理人意見后,認定唐某符合附條件不起訴條件,于2017年7月21日依法對其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考驗期六個月。

    (二)設置可評價考察條件,有針對性地調整強化幫教措施。檢察機關成立由檢察官、唐某的法定代理人和某酒店負責人組成的幫教小組,開展考察幫教工作。針對唐某的實際情況,為其提供烹飪技能培訓,促其參加義務勞動和志愿者活動,要求法定代理人加強監管并禁止其出入特定場所。同時,委托專業心理咨詢師對其多次開展心理疏導,對其父母開展家庭教育指導,改善親子關系。在考驗前期,唐某能夠遵守各項監督管理規定,表現良好,但后期其開始無故遲到、曠工,還出入酒吧、夜店等娛樂場所。為此,檢察機關及時調整強化幫教措施:第一,通過不定時電話訪談、委托公安機關不定期調取其出入網吧、住宿記錄等形式監督唐某是否存在違反禁止性規定的行為,一旦發現立即訓誡,并通過心理咨詢師進行矯治。第二,針對唐某法定代理人監督不力的行為,重申違反考驗期規定的嚴重后果,及時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和司法訓誡。第三,安排唐某到黃河水上救援隊接受先進事跡教育感化,引導其樹立正確的價值觀,選擇具有正能量的人交往。

    (三)認定違反監督管理規定情節嚴重,依法撤銷附條件不起訴決定。因唐某自控能力較差,無法徹底阻斷與社會不良人員的交往,法定代理人監管意識和監管能力不足,在經過檢察機關多次訓誡及心理疏導后,唐某仍擅自離開工作的酒店,并明確表示拒絕接受幫教。檢察機關全面評估唐某考驗期表現,認為其在考驗期內,多次夜不歸宿,經常在凌晨出入酒吧、夜店、KTV等娛樂場所;與他人結伴為涉嫌尋釁滋事犯罪的人員助威;多次醉酒,上班遲到、曠工;未向檢察機關和酒店負責人報告,擅自離開幫教單位,經勸說仍拒絕上班。同時,唐某的法定代理人也未如實報告唐某日常表現,在檢察機關調查核實時,幫助唐某欺瞞。因此,檢察機關認定唐某違反考察機關附條件不起訴的監督管理規定,情節嚴重。2018年1月15日,檢察機關依法撤銷唐某的附條件不起訴決定。

    (四)依法提起公訴,建議不適用緩刑。2018年1月17日,檢察機關以唐某涉嫌聚眾斗毆罪對其提起公訴。法庭審理階段,公訴人指出應當以聚眾斗毆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且根據附條件不起訴考驗期間調查核實的情況,認為唐某雖認罪但沒有悔罪表現,且頻繁出入娛樂場所,長期與社會閑散人員交往,再犯可能性較高,不適用緩刑。2018年3月16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被告人唐某犯聚眾斗毆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一審宣判后,被告人唐某未上訴。

    【指導意義】

    (一)針對被附條件不起訴人的實際表現,及時調整監督矯治措施,加大幫教力度。檢察機關對干預矯治的情形和再犯風險應當進行動態評估,發現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在考驗期內違反幫教協議的相關規定時,要及時分析原因,對仍有幫教可能性的,應當調整措施,通過延長幫教期限、心理疏導、司法訓誡、家庭教育指導等多種措施加大幫教力度,及時矯正被附條件不起訴未成年人的行為認知偏差。

    (二)準確把握“違反考察機關監督管理規定”行為頻次、具體情節、有無繼續考察幫教必要等因素,依法認定“情節嚴重”。檢察機關經調查核實、動態評估后發現被附條件不起訴人多次故意違反禁止性監督管理規定,或者進入特定場所后違反治安管理規定,或者違反指示性監督管理規定,經檢察機關采取訓誡提醒、心理疏導等多種措施后仍無悔改表現,脫離、拒絕幫教矯治,導致通過附條件不起訴促進涉罪未成年人悔過自新、回歸社會的功能無法實現時,應當認定為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四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情節嚴重”,依法撤銷附條件不起訴決定,提起公訴。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二百八十二條、第二百八十三條、第二百八十四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四百六十三條、第四百七十九條

    《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指引(試行)》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二百零四條


    国产人妻人人爱,2020日本午夜理论片,玩年龄小处雏女Av免费观看
  • <bdo id="mkmkk"><code id="mkmkk"></code></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