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mkmkk"><code id="mkmkk"></code></bdo>
  • 無障礙瀏覽 無障礙瀏覽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全省檢察機關指導性案例 > 正文

    全省檢察機關指導性案例

    第二十五批指導性案例

    發布時間:2021-07-20 15:37:06 來源:青海省人民檢察院 作者:本站編輯

    余某某等人重大勞動安全事故重大責任事故案

    (檢例第94號)

    【關鍵詞】

    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 重大責任事故罪? 關聯案件辦理? 追訴漏罪漏犯?? 檢察建議

    【要旨】

    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要根據案發原因及涉案人員的職責和行為,準確適用重大責任事故罪和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要全面審查案件事實證據,依法追訴漏罪漏犯,準確認定責任主體和相關人員責任,并及時移交職務違法犯罪線索。針對事故中暴露出的相關單位安全管理漏洞和監管問題,要及時制發檢察建議,督促落實整改。

    【基本案情】

    被告人余某某,男,湖北A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A化工集團)原董事長、當陽市B矸石發電有限責任公司(簡稱B矸石發電公司,該公司由A化工集團投資控股)原法定代表人。

    被告人張某某,男,A化工集團物資供應公司原副經理。

    被告人雙某某,男,B矸石發電公司原總經理。

    被告人趙某某,男,A化工集團原副總經理、總工程師。

    被告人葉某某,男,A化工集團生產部原部長。

    被告人趙玉某,男,B矸石發電公司原常務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

    被告人王某某,男,B矸石發電公司原鍋爐車間主任。

    2015年6月,B矸石發電公司熱電聯產項目開工建設。施工中,余某某、雙某某為了加快建設進度,在采購設備時,未按湖北省發展與改革委員會關于該項目須公開招投標的要求,自行組織邀請招標。張某某收受無生產資質的重慶某儀表有限公司(簡稱儀表公司)負責人李某某給予的4000元好處費及釣魚竿等財物,向其采購了質量不合格的“一體焊接式長頸噴嘴”(簡稱噴嘴),安裝在2號、3號鍋爐高壓主蒸汽管道上。項目建成后,余某某、雙某某擅自決定試生產。

    2016年8月10日凌晨,B矸石發電公司鍋爐車間當班員工巡檢時發現集中控制室前樓板滴水、2號鍋爐高壓主蒸汽管道保溫層漏汽。趙玉某、王某某趕到現場,未發現滴水情況和泄漏點,未進一步探查。8月11日11時許,鍋爐運行人員發現事故噴嘴附近有泄漏聲音且溫度比平時高,趙玉某指示當班員工繼續加強監控。13時許,2號鍋爐主蒸汽管道蒸汽泄漏更加明顯且伴隨高頻嘯叫聲。趙玉某、王某某未按《鍋爐安全技術規程》《鍋爐運行規程》等規定下達緊急停爐指令。13時50分至14時20分,葉某某先后三次接到B矸石發電公司生產科副科長和A化工集團生產調度中心調度員電話報告“2號鍋爐主蒸汽管道有泄漏,請求停爐”。葉某某既未到現場處置,也未按規定下達停爐指令。14時30分,葉某某向趙某某報告“蒸汽管道泄漏,電廠要求停爐”。趙某某未按規定下達停爐指令,亦未到現場處置。14時49分,2號鍋爐高壓主蒸汽管道上的噴嘴發生爆裂,致使大量高溫蒸汽噴入事故區域,造成22人死亡、4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2313萬元。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介入偵查

    事故發生后,當陽市公安局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對余某某、雙某某、張某某、趙玉某、王某某、趙某某、葉某某等人立案偵查并采取強制措施。當陽市人民檢察院提前介入,參加公安機關案情研討,從三個方面提出取證重點:一是查明事故企業在立項審批、設備采購、項目建設及招投標過程中是否存在違法違規行為;二是查明余某某等人對企業安全生產的管理職責;三是查明在事故過程中,余某某等人的履職情況及具體行為。當陽市公安局補充完善上述證據,偵查終結后,于2017年1月23日至2月22日對余某某等7人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先后向當陽市人民檢察院移送起訴。

    (二)審查起訴

    該事故涉及的系列案件共11件14人,除上述7人外,還包括湖北省特種設備檢驗檢測研究院宜昌分院、當陽市發展與改革局、當陽市質監局工作人員涉嫌的瀆職犯罪,A化工集團有關人員涉嫌的幫助毀滅證據犯罪以及儀表公司涉嫌的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犯罪。當陽市人民檢察院按照案件類型成立多個辦案組,根據案件的難易程度調配力量,保證各辦案組的審查起訴工作協調推進。由于不同罪名的案情存在密切關聯,為使各辦案組掌握全部案情,辦案部門定期召開檢察官聯席會議,統一協調系列案件的辦理。

    當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本次事故發生的最主要原因是B矸石發電公司所采購的噴嘴系質量不合格的劣質產品,直接原因是主蒸汽管道蒸汽泄漏形成重大安全隱患時,相關管理人員沒有按照操作規程及時停爐,作出正確處置。余某某、雙某某作為A化工集團負責人和B矸石發電公司管理者,在熱電聯產項目設備采購過程中,未按審批內容公開招標,自行組織邀請招標,監督管理不到位,致使采購人員采購了質量不合格的噴嘴;張某某作為A化工集團電氣設備采購負責人,收受投標人好處費,怠于履行職責,未嚴格審查投標單位是否具備相關生產資質,采購了無資質廠家生產的存在嚴重安全隱患的劣質產品,3人的主要責任均在于未依法依規履職,致使B矸石發電公司的安全生產設施和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從而導致本案事故的發生,涉嫌構成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趙某某作為A化工集團副總經理、總工程師,葉某某作為該集團生產部部長,趙玉某作為B矸石發電公司的副總經理,王某某作為該公司鍋爐車間主任,對B矸石發電公司的安全生產均負有直接管理職責,4人在高壓蒸汽管道出現漏汽、溫度異常并伴隨高頻嘯叫聲的危險情況下,未按操作規程采取緊急停爐措施,導致重大傷亡事故發生,4人的主要責任在于生產、作業過程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規定,涉嫌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

    同時,當陽市人民檢察院在辦案中發現,趙某某在事故發生后同意A化工集團安全部部長孫某某(以幫助毀滅證據罪另案處理)將集團辦公系統中儲存的13萬余份關于集團內部崗位職責的電子數據(該數據對查清公司高層管理人員在事故中的責任具有重要作用)刪除,涉嫌幫助毀滅證據罪,遂依法予以追加起訴。

    2017年5月至6月,當陽市人民檢察院先后以余某某、雙某某、張某某涉嫌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趙玉某、王某某、葉某某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趙某某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幫助毀滅證據罪向當陽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三)指控與證明犯罪

    當陽市人民法院分別于2017年6月20日、7月4日、7月20日公開開庭審理上述案件。各被告人對公訴指控的犯罪事實及出示的證據均不持異議,當庭認罪。余某某的辯護人提出余某某不構成犯罪,理由是:(1)A化工集團雖然是B矸石發電公司的控股股東,余某某是法定代表人,但只負責B矸石發電公司的投資和重大技改。B矸石發電公司作為獨立的企業法人實行總經理負責制,人員招聘任免、日常管理生產、設備采購均由B矸石發電公司自己負責。(2)該事故系多因一果,原因包括設計不符合標準規范要求、事故噴嘴是質量不合格的劣質產品,不能將設計方及不合格產品生產方的責任轉嫁由B矸石發電公司承擔。公訴人針對辯護意見答辯:(1)A化工集團作為B矸石發電公司的控股股東,對B矸石發電公司實行人力資源、財務、物資采購、生產調度的“四統一”管理。余某某既是A化工集團的董事長,又是B矸石發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企業安全生產的第一責任人。其違規決定采取邀請招標的方式采購設備,致使B矸石發電公司采購了質量不合格的噴嘴。(2)本案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為噴嘴質量不合格,同時相關管理人員在生產、作業中違反安全管理規定,操作不當,各方都應當在自己職責范圍內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不能因為追究其中一方的責任就減輕或免除其他人的責任。因此,應以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追究余某某的刑事責任。

    (四)處理結果

    2018年8月21日,當陽市人民法院以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分別判處被告人余某某、雙某某、張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四年、五年;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幫助毀滅證據罪分別判處被告人趙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數罪并罰決定執行四年三個月;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分別判處被告人葉某某、趙玉某、王某某有期徒刑四年、五年、四年。各被告人均未上訴,判決已生效。

    (五)辦理關聯案件

    一是依法懲處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犯罪。本案事故發生的最主要原因是安裝在主蒸汽管道上的噴嘴質量不合格。2017年2月17日,當陽市公安局對噴嘴生產企業儀表公司負責人李某某以涉嫌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向當陽市人民檢察院移送起訴。當陽市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李某某明知生產的噴嘴將被安裝于高壓蒸汽管道上,直接影響生產安全和他人人身、財產安全,但其為追求經濟利益,在不具備生產高溫高壓設備資質和條件的情況下,通過查看書籍、網上查詢的方法自行設計、制造了噴嘴,并偽造產品檢測報告和合格證,銷售給B矸石發電公司,其行為屬于生產、銷售不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產品,造成特別嚴重后果的情況。本案中的噴嘴既屬于偽劣產品,也屬于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李某某的行為同時構成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和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根據刑法第149條第2款規定,應當依照處罰較重的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定罪處罰。5月22日,當陽市人民檢察院以該罪對李某某提起公訴。同時,追加起訴了儀表公司為單位犯罪。后李某某及儀表公司被以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判處刑罰。

    二是依法追究職務犯罪。當陽市人民檢察院辦理本案過程中,依照當時的法定權限深挖事故背后的國家工作人員職務犯罪。查明:當陽市發展和改革局原副局長楊某未落實省、市發展與改革委員會文件要求,未對B矸石發電公司設備采購招投標工作進行監管,致使該公司自行組織邀標,采購了質量嚴重不合格的噴嘴;當陽市質量技術監督局特監科原科長趙某怠于履行監管職責,未對B矸石發電公司特種設備的安裝、使用進行監督檢查;宜昌市特種設備檢驗檢測研究院技術負責人韓某、壓力管道室主任饒某、副主任洪某在對發生事故的高壓主蒸汽管道安裝安全質量監督檢驗工作中,未嚴格執行國家行業規范,對項目建設和管道安裝過程中的違法違規問題沒有監督糾正,致使存在嚴重質量缺陷和安全隱患的高壓主蒸汽管道順利通過監督檢驗并運行。2017年3月至5月,當陽市人民檢察院分別對5人以玩忽職守罪提起公訴(另,饒某還涉嫌構成挪用公款罪)。2018年8月21日,當陽市人民法院分別以玩忽職守罪判處5人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至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不等。后5人均提出上訴,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判決已生效。

    (六)制發檢察建議

    針對本案反映出的當陽市人民政府及有關職能部門怠于履行職責、相關工作人員責任意識不強、相關企業安全生產觀念淡薄等問題,2017年8月16日,當陽市人民檢察院向當陽市人民政府及市發展和改革局、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分別發出檢察建議,提出組織相關部門聯合執法、在全市范圍內開展安全生產大檢查、加強對全市重大項目工程建設和招投標工作的監督管理、加強對全市特種設備及相關人員的監督管理、加大對企業安全生產知識的宣傳等有針對性的意見建議。被建議單位高度重視,通過開展重點行業領域專項整治活動、聯合執法等措施,認真整改落實。檢察建議促進當地政府有關部門加強了安全生產監管,相關企業提升了安全生產管理水平。

    【指導意義】

    (一)準確適用重大責任事故罪與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兩罪主體均為生產經營活動的從業者,法定最高刑均為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兩罪的差異主要在于行為特征不同,重大責任事故罪是行為人“在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的規定”;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是生產經營單位的“安全生產設施或者安全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實踐中,安全生產事故發生的原因如果僅為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的規定,或者僅為提供的安全生產設施或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罪名較易確定;如果事故發生系上述兩方面混合因素所致,兩罪則會出現競合,此時,應當根據相關涉案人員的工作職責和具體行為來認定其罪名。具體而言,對企業安全生產負有責任的人員,在生產、作業過程中違反安全管理規定的,應認定為重大責任事故罪;對企業安全生產設施或者安全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負有責任的人員,應認定為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如果行為人的行為同時包括在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的規定和提供安全生產設施或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為全面評價其行為,應認定為重大責任事故罪。

    (二)準確界定不同責任人員和責任單位的罪名,依法追訴漏罪漏犯,向相關部門移交職務違法犯罪線索。安全生產刑事案件,有的涉案人員較多,既有一線的直接責任人員,也有管理層的實際控制人,還有負責審批監管的國家工作人員;有的涉及罪名較廣,包括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產品罪、玩忽職守罪、受賄罪、幫助毀滅證據罪等;除了自然人犯罪,有的還包括單位犯罪。檢察機關辦案中,要注重深挖線索,準確界定相關人員責任,發現漏罪漏犯要及時追訴。對負有監管職責的國家工作人員,涉嫌瀆職犯罪或者違紀違法的,及時將線索移交相關部門處理。

    (三)充分發揮檢察建議作用,以辦案促安全生產治理。安全生產事關企業健康發展,人民群眾人身財產安全,社會和諧穩定。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樹立安全發展理念,弘揚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思想,健全公共安全體系,完善安全生產責任制,堅決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提升防災減災救災能力”。檢察機關要認真貫徹落實,充分履行檢察職能,在依法嚴厲打擊危害企業安全生產犯罪的同時,針對辦案中發現的安全生產方面的監管漏洞或怠于履行職責等問題,要積極主動作為,在充分了解有關部門職能范圍的基礎上,有針對性地制發檢察建議,并持續跟蹤落實情況,引導企業樹牢安全發展理念,督促政府相關部門加強安全生產監管,實現以辦案促進治理,為安全生產保駕護航。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一百四十九條、第三百零七條第二款、第三百九十七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三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加強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審判工作的意見》

    宋某某等人重大責任事故案

    (檢例第95號)

    【關鍵詞】

    事故調查報告? 證據審查? 責任劃分? 不起訴? 追訴漏犯

    【要旨】

    對相關部門出具的安全生產事故調查報告,要綜合全案證據進行審查,準確認定案件事實和相關人員責任。要正確區分相關涉案人員的責任和追責方式,發現漏犯及時追訴,對不符合起訴條件的,依法作出不起訴處理。

    【基本案情】

    被告人宋某某,男,山西A煤業公司(隸屬于山西B煤業公司)原礦長。

    被告人楊某,男,A煤業公司原總工程師。

    被不起訴人趙某某,男,A煤業公司原工人。


    2016年5月,宋某某作為A煤業公司礦長,在3號煤層配采項目建設過程中,違反《關于加強煤炭建設項目管理的通知》(發改能源〔2006〕1039號)要求,在沒有施工單位和監理單位的情況下,即開始自行組織工人進行施工,并與周某某(以偽造公司印章罪另案處理)簽訂虛假的施工、監理合同以應付相關單位的驗收。楊某作為該礦的總工程師,違反《煤礦安全規程》(國家安全監管總局令第87號)要求,未結合實際情況加強設計和制訂安全措施,在3號煤層配采施工遇到舊巷時仍然采用常規設計,且部分設計數據與相關要求不符,導致舊巷擴刷工程對頂煤支護的力度不夠。2017年3月9日3時50分許,該礦施工人員趙某某帶領4名工人在3101綜采工作面運輸順槽和聯絡巷交岔口處清煤時,發生頂部支護板塌落事故,導致上覆煤層坍塌,造成3名工人死亡,趙某某及另一名工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635.9萬元。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補充偵查

    2017年5月5日,長治市事故聯合調查組認定宋某某、趙某某分別負事故的主要責任、直接責任,二人行為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建議由公安機關依法處理,并建議對楊某等相關人員給予黨政紀處分或行政處罰。2018年3月18日,長治市公安局上黨分局對趙某某、宋某某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立案偵查,并于5月31日移送長治市上黨區(案發時為長治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上黨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該案相關人員責任不明、部分事實不清,公安機關結合事故調查報告作出的一些結論性事實認定缺乏證據支撐。如調查報告和公安機關均認定趙某某在發現頂板漏煤的情況下未及時組織人員撤離,其涉嫌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檢察機關審查發現,認定該事實的證據主要是工人馮某某的證言,但其說法前后不一,現有證據不足以認定該事實。為查清趙某某的責任,上黨區人民檢察院開展自行偵查,調查核實相關證人證言等證據。再如調查報告和公安機關均認定總工程師楊某“在運輸順槽遇到舊巷時仍然采用常規設計,未結合實際情況及時修改作業規程或補充安全技術措施”,但是公安機關移送的案卷材料中,沒有楊某的設計圖紙,也沒有操作規程的相關規定。針對上述問題檢察機關二次退回補充偵查,要求補充楊某的設計圖紙、相關操作規程等證據材料;并就全案提出補充施工具體由誰指揮、宋某某和股東代表是否有過商議、安檢站站長以及安檢員職責等補查意見,以查清相關人員具體行為和責任。后公安機關補充完善了上述證據,查清了相關人員責任等案件事實。

    (二)準確認定相關人員責任

    上黨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有:一是該礦違反規定自行施工,項目安全管理不到位;二是項目擴刷支護工程設計不符合行業標準要求。在分清主要和次要原因、直接和間接原因的基礎上,上黨區人民檢察院對事故責任人進行了準確區分,作出相應處理。

    第一,依法追究主要責任人宋某某的刑事責任。檢察機關審查認為,《關于加強煤炭建設項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建設單位要按有關規定,通過招投標方式,結合煤礦建設施工的災害特點,確定施工和監理單位。宋某某作為建設單位A煤業公司的礦長,是礦井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負責全礦安全生產工作,為節約成本,其違反上述通知要求,在沒有施工單位和監理單位(均要求具備相關資質)的情況下,弄虛作假應付驗收,無資質情況下自行組織工人施工,長期危險作業,最終發生該起事故,其對事故的發生負主要責任。且事故發生后,其對事故的遲報負直接責任。遂對宋某某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向上黨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第二,依法對趙某某作出不起訴決定。事故調查報告認定趙某某對事故的發生負直接責任,認為趙某某在發現漏煤時未組織人員撤離而是繼續清煤導致了事故的發生,公安機關對其以重大責任事故罪移送起訴。檢察機關審查起訴過程中,經自行偵查,發現案發地點當時是否出現過頂板漏煤的情況存在疑點,趙某某、馮某某和其他案發前經過此處及上一班工人的證言,均不能印證現場存在漏煤的事實,不能證明趙某某對危害結果的發生有主觀認識,無法確定趙某某的責任。因此,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75條第4款規定,對趙某某作出不起訴決定。

    第三,依法追訴漏犯楊某。公安機關未對楊某移送起訴,檢察機關認為,《煤礦安全規程》要求,在采煤工作面遇過斷層、過老空區時應制定安全措施,采用錨桿、錨索等支護形式加強支護。楊某作為A煤業公司總工程師,負責全礦技術工作,其未按照上述規程要求,加強安全設計,履行崗位職責不到位,對事故的發生負主要責任。雖然事故調查報告建議“吊銷其安全生產管理人員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證”,但行政處罰不能代替刑事處罰。因此,依法對楊某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予以追訴。

    (三)指控與證明犯罪

    庭審中,被告人宋某某辯稱,是A煤業公司礦委會集體決定煤礦自行組織工人施工的,并非其一個人的責任。公訴人答辯指出,雖然自行組織施工的決定是由礦委會作出的,但是宋某某作為礦長,是礦井安全生產的第一責任人,明知施工應當由有資質的施工單位進行且應在監理單位監理下施工,仍自行組織工人施工,且在工程日常施工過程中安全管理不到位,最終導致了該起事故的發生,其對事故的發生負主要責任,應當以重大責任事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四)處理結果

    2018年12月21日,上黨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宋某某、楊某犯重大責任事故罪,考慮到二人均當庭認罪悔罪,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具有坦白情節,且A煤業公司積極對被害方進行賠償,分別判處二人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二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生效。

    事故發生后,主管部門對A煤業公司作出責令停產整頓四個月、暫扣《安全生產許可證》、罰款270萬元的行政處罰。對宋某某開除黨籍,吊銷礦長安全資格證,給予其終生不得擔任礦長職務、處年收入80%罰款等處罰;對楊某給予吊銷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證的處罰。對A煤業公司生產副礦長、安全副礦長等5人分別予以吊銷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證、撤銷職務、留黨察看、罰款或解除合同等處理;對B煤業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駐A煤業公司安檢員等9人分別給予相應的黨政紀處分及行政處罰;對長治市上黨區原煤炭工業局總工程師、煤炭工業局駐A煤業公司原安檢員等10人分別給予相應的黨政紀處分。對時任長治縣縣委書記、縣長等4人也給予相應的黨政紀處分。

    【指導意義】

    (一)安全生產事故調查報告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應結合全案證據進行審查。安全生產事故發生后,相關部門作出的事故調查報告,與收集調取的物證、書證、視聽資料、電子數據等相關證據材料一并移送給司法機關后,調查報告和這些證據材料在刑事訴訟中可以作為證據使用。調查報告對事故原因、事故性質、責任認定、責任者處理等提出的具體意見和建議,是檢察機關辦案中是否追究相關人員刑事責任的重要參考,但不應直接作為定案的依據,檢察機關應結合全案證據進行審查,準確認定案件事實和涉案人員責任。對于調查報告中未建議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偵查(調查)機關也未移送起訴的人員,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要依法追訴。對于調查報告建議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偵查(調查)機關移送起訴的涉案人員,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證據不足或者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應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

    (二)通過補充偵查完善證據體系,查清涉案人員的具體行為和責任大小。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往往涉案人員較多,案發原因復雜,檢察機關應當根據案件特點,從案發直接原因和間接原因、主要原因和次要原因、涉案人員崗位職責、履職過程、違反有關管理規定的具體表現和事故發生后的施救經過、違規行為與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等方面進行審查,證據有欠缺的,應當通過自行偵查或退回補充偵查,補充完善證據,準確區分和認定各涉案人員的責任,做到不枉不縱。

    (三)準確區分責任,注重多層次、多手段懲治相關涉案人員。對涉案人員身份多樣的案件,要按照各涉案人員在事故中有無主觀過錯、違反了哪方面職責和規定、具體行為表現及對事故發生所起的作用等,確定其是否需要承擔刑事責任。對于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的涉案人員,相關部門也未進行處理的,發現需要追究黨政紀責任,禁止其從事相關行業,或者應對其作出行政處罰的,要及時向有關部門移送線索,提出意見和建議。確保多層次的追責方式能起到懲戒犯罪、預防再犯、促進安全生產的作用。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百七十五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三百五十六條、三百六十七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六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加強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審判工作的意見》第四條、第六條、第八條

    黃某某等人重大責任事故、謊報安全事故案

    (檢例第96號)

    【關鍵詞】

    謊報安全事故罪? 引導偵查取證? 污染處置? 化解社會矛盾

    【要旨】

    檢察機關要充分運用行政執法和刑事司法銜接工作機制,通過積極履職,加強對線索移送和立案的法律監督。認定謊報安全事故罪,要重點審查謊報行為與貽誤事故搶救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對同時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和謊報安全事故罪的,應當數罪并罰。應注重督促涉事單位或有關部門及時賠償被害人損失,有效化解社會矛盾。安全生產事故涉及生態環境污染等公益損害的,刑事檢察部門要和公益訴訟檢察部門加強協作配合,督促協同行政監管部門,統籌運用法律、行政、經濟等手段嚴格落實企業主體責任,修復受損公益,防控安全風險。

    【基本案情】

    被告人黃某某,男,福建A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簡稱A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兼執行董事。

    被告人雷某某,男,A公司原副總經理。

    被告人陳某某,男,A公司原常務副總經理兼安全生產管理委員會主任。

    被告人陳小某,男,A公司碼頭原操作工。

    被告人劉某某,男,A公司碼頭原操作班長。

    被告人林某某,男,B船務有限公司(簡稱B公司)“天桐1”船舶原水手。

    被告人葉某某,男,B公司“天桐1”船舶原水手長。

    被告人徐某某,男,A公司原安全環保部經理。

    2018年3月,C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簡稱C公司)與A公司簽訂貨品倉儲租賃合同,租用A公司3005#、3006#儲罐用于存儲其向福建某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購買的工業用裂解碳九(簡稱碳九)。同年,B公司與C公司簽訂船舶運輸合同,委派“天桐1”船舶到A公司碼頭裝載碳九。

    同年11月3日16時許,“天桐1”船舶靠泊在A公司2000噸級碼頭,準備接運A公司3005#儲罐內的碳九。18時30分許,當班的劉某某、陳小某開始碳九裝船作業,因碼頭吊機自2018年以來一直處于故障狀態,二人便違規操作,人工拖拽輸油軟管,將岸上輸送碳九的管道終端閥門和船舶貨油總閥門相連接。陳小某用繩索把輸油軟管固定在岸上操作平臺的固定支腳上,船上值班人員將船上的輸油軟管固定在船舶的右舷護欄上。19時許,劉某某、陳小某打開碼頭輸油閥門開始輸送碳九。其間,被告人徐某某作為值班經理,劉某某、陳小某作為現場操作班長及操作工,葉某某、林某某作為值班水手長及水手,均未按規定在各自職責范圍內對裝船情況進行巡查。4日凌晨,輸油軟管因兩端被繩索固定致下拉長度受限而破裂,約69.1噸碳九泄漏,造成A公司碼頭附近海域水體、空氣等受到污染,周邊69名居民身體不適接受治療。泄漏的碳九越過圍油欄擴散至附近海域網箱養殖區,部分浮體被碳九溶解,導致網箱下沉。

    事故發生后,雷某某到達現場向A公司生產運行部副經理盧某和計量員莊某核實碳九泄漏量,在得知實際泄漏量約有69.1噸的情況后,要求船方隱瞞事故原因和泄漏量。黃某某、雷某某、陳某某等人經商議,決定在對外通報及向相關部門書面報告中謊報事故發生的原因是法蘭墊片老化、碳九泄漏量為6.97噸。A公司也未按照海上溢油事故專項應急預案等有關規定啟動一級應急響應程序,導致不能及時有效地組織應急處置人員開展事故搶救工作,直接貽誤事故搶救時機,進一步擴大事故危害后果,并造成不良的社會影響。經審計,事故造成直接經濟損失672.73萬元。經泉州市生態環境局委托,生態環境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作出技術評估報告,認定該起事故泄露的碳九是一種組分復雜的混合物,其中含量最高的雙環戊二烯為低毒化學品,長期接觸會刺激眼睛、皮膚、呼吸道及消化道系統,遇明火、高熱或與氧化劑接觸,有引起燃燒爆炸的危險。本次事故泄露的碳九對海水水質的影響天數為25天,對海洋沉積物及潮間帶泥灘的影響天數為100天,對海洋生物質量的影響天數為51天,對海洋生態影響的最大時間以潮間帶殘留污染物全部揮發計,約100天。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介入偵查

    經事故調查組認定,該事故為企業生產管理責任不落實引發的化學品泄漏事故。事故發生后,泉州市泉港區人民檢察院與泉州市及泉港區原安監部門、公安機關等共同就事故定性與偵查取證方向問題進行會商。泉港區人民檢察院根據已掌握的情況并聽取省、市兩級檢察院指導意見,提出涉案人員可能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謊報安全事故罪。2018年11月10日、11月23日,泉港公安分局分別以涉嫌上述兩罪對黃某某等8人立案偵查。泉港區人民檢察院提前介入引導偵查,提出取證方向和重點:盡快固定現場證據,調取能體現涉案人員違規操作及未履行日常隱患排查和治理職責的相關證據,及船舶安全管理文件、復合軟管使用操作規程、油船碼頭安全作業規程、A公司操作規程等證據材料;根據案件定性,加強對犯罪現場的勘驗,強化勘驗現場與言詞證據的印證關系;注重客觀證據的收集,全面調取監控視頻、語音通話、短信、聊天記錄等電子證據。偵查過程中,持續跟進案件辦理,就事實認定、強制措施適用、辦案程序規范等進一步提出意見建議。11月24日,泉港區人民檢察院對相關責任人員批準逮捕后,發出《逮捕案件繼續偵查取證意見書》,要求公安機關及時調取事故調查報告,收集固定直接經濟損失、人員受損、環境污染等相關證據,委托相關機構出具涉案碳九屬性的檢驗報告,調取A公司謊報事故發生原因、泄漏量以及謊報貽誤搶救時機等相關證據材料,并全程跟蹤、引導偵查取證工作。上述證據公安機關均補充到位,為后續案件辦理奠定了扎實的基礎。

    (二)審查起訴

    案件移送起訴后,泉港區人民檢察院成立以檢察長為主辦檢察官的辦案組,針對被告人陳某某及其辯護人提出的陳某某雖被任命為常務副總經理職務,但并未實際參與安全生產,也未履行安全生產工作職責,其不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的意見,及時要求公安機關調取A公司內部有關材料,證實了陳某某實際履行A公司安全生產職責,系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的事實。針對公安機關出具的陳某某、劉某某、陳小某系主動投案的到案經過說明與案件實際情況不符等問題,通過訊問被告人、向事故調查組核實等方式自行偵查進行核實。經查,公安機關根據掌握的線索,先后將陳某某、劉某某、陳小某帶至辦案中心進行審查,3人均不具備到案的主動性。本案未經退回補充偵查,2019年6月6日,泉港區人民檢察院以黃某某、雷某某、陳某某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謊報安全事故罪,以陳小某等5人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向泉港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并分別提出量刑建議。

    (三)指控與證明犯罪

    鑒于該案重大復雜,泉港區人民檢察院建議法院召開庭前會議,充分聽取被告人、辯護人的意見。2019年7月5日,泉港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此案。庭審中,部分被告人及辯護人提出黃某某、雷某某、陳某某的謊報行為未貽誤搶救時機,不構成謊報安全事故罪;被告人陳某某不具有安全生產監管責任,不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對部分被告人應當適用緩刑等辯解和辯護意見。公訴人針對上述辯護意見有針對性地對各被告人展開訊問,并全面出示證據,充分證實了檢察機關指控的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針對黃某某等人的行為不構成謊報安全事故罪的辯解,公訴人答辯指出,黃某某等人合謀并串通他人瞞報碳九泄露數量,致使A公司未能采取最高級別的一級響應(溢油量50噸以上),而只是采取最低級別的三級響應(溢油量10噸以下)。按照規定,一級響應需要全公司和社會力量參與應急,三級響應則僅需運行部門和協議單位參與應急。黃某某等人的謊報行為貽誤了事故救援時機,導致直接經濟損失擴大,同時造成了惡劣社會影響,依法構成謊報安全事故罪。針對陳某某不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的辯解,公訴人指出,根據補充調取的書證及相關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等證據,足以證實陳某某在案發前被任命為常務副總經理兼安全生產管理委員會主任,并已實際履行職務,系A公司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其未在責任范圍內有效履行安全生產管理職責,未發現并制止企業日常經營中長期存在的違規操作行為,致使企業在生產、作業過程中存在重大安全隱患,最終導致本案事故的發生,其應當對事故的發生承擔主要責任,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針對應當對部分被告人適用緩刑的辯護意見,公訴人指出,本案性質惡劣,后果嚴重,不應對被告人適用緩刑。公訴人在庭審中的意見均得到一、二審法院的采納。

    (四)處理結果

    2019年10月8日,泉港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采納檢察機關指控的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對被告人黃某某以重大責任事故罪、謊報安全事故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一年六個月,數罪并罰決定執行四年六個月;對被告人雷某某以重大責任事故罪、謊報安全事故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二年三個月,數罪并罰決定執行四年三個月;對被告人陳某某以重大責任事故罪、謊報安全事故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數罪并罰決定執行二年六個月。對陳小某等5名被告人,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至二年三個月不等。禁止黃某某、雷某某在判決規定期限內從事與安全生產相關的職業。雷某某等6人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2019年12月2日,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判決已生效。

    (五)污染處置

    該起事故造成碼頭附近海域及海上網箱養殖區被污染,部分區域空氣刺鼻,當地醫院陸續接治接觸泄漏碳九的群眾69名,其中留院觀察11名。泄漏的碳九越過圍油欄擴散至網箱養殖區約300畝,直接影響海域面積約0.6平方公里,受損網箱養殖區涉及養殖戶152戶、養殖面積99單元。針對事故造成的危害后果,泉港區人民檢察院認真聽取被害人的意見和訴求,積極協調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督促A公司賠償事故周邊群眾的經濟損失。在一審判決前,A公司向受損養殖戶回購了受污染的網箱養殖鮑魚等海產品,及時彌補了養殖戶損失,化解了社會矛盾。

    泉港區人民檢察院在提前介入偵查過程中,發現事故對附近海域及大氣造成污染,刑事檢察部門與公益訴訟檢察部門同步介入,密切協作配合,根據當地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規定,及時啟動重大案件會商機制,聯系環保、海洋與漁業等部門,實地查看污染現場,了解事件進展情況。并針對案件性質、可能導致的后果等情況進行風險評估研判,就污染監測鑒定、公私財產損失計算、海域污染清理、修復等事宜對公安機關偵查和環保部門取證工作提出意見建議。前期取證工作,為泉州市生態環境局向廈門海事法院提起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奠定了良好基礎。

    【指導意義】

    (一)準確認定謊報安全事故罪。一是本罪主體為特殊主體,是指對安全事故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一般為發生安全事故的單位中負有組織、指揮或者管理職責的負責人、管理人員、實際控制人、投資人以及其他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不包括沒有法定或者職務要求報告義務的普通工人。二是認定本罪,應重點審查謊報事故的行為與貽誤事故搶救結果之間是否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只有謊報事故的行為造成貽誤事故搶救的后果,即造成事故后果擴大或致使不能及時有效開展事故搶救,才可能構成本罪。如果事故已經完成搶救,或者沒有搶救時機(危害結果不可能加重或擴大),則不構成本罪。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同時又構成謊報安全事故罪的,應當數罪并罰。

    (二)健全完善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機制,提升法律監督實效。檢察機關要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行政執法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和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轉發的原國務院法制辦等八部門《關于加強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的意見》以及應急管理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制定的《安全生產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依照本地有關細化規定,加強相關執法司法信息交流、規范案件移送、加強法律監督。重大安全生產事故發生后,檢察機關可通過查閱案件資料、參與案件會商等方式及時了解案情,從案件定性、證據收集、法律適用等方面提出意見建議,發現涉嫌犯罪的要及時建議相關行政執法部門向公安機關或者監察機關移送線索,著力解決安全生產事故有案不移、以罰代刑、有案不立等問題,形成查處和治理重大安全生產事故的合力。

    (三)重視被害人權益保障,化解社會矛盾。一些重大安全生產事故影響范圍廣泛,被害人人數眾多,人身損害和財產損失交織。檢察機關辦案中應高度重視維護被害人合法權益,注重聽取被害人意見,全面掌握被害人訴求。要加強與相關職能部門的溝通配合,督促事故單位盡早賠償被害人損失,及時回應社會關切,有效化解社會矛盾,確保實現辦案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統一。

    (四)安全生產事故涉及生態環境污染的,刑事檢察部門要和公益訴訟檢察部門加強協作配合,減少公共利益損害?;さ阮I域的安全生產事故,造成生態環境污染破壞的,刑事檢察部門和公益訴訟檢察部門要加強溝通,探索“一案雙查”,提高效率,及時通報情況、移送線索,需要進行公益損害鑒定的,及時引導公安機關在偵查過程中進行鑒定。要積極與行政機關磋商,協同追究事故企業刑事、民事、生態損害賠償責任。推動建立健全刑事制裁、民事賠償和生態補償有機銜接的生態環境修復責任制度。依托辦理安全生產領域刑事案件,同步辦好所涉及的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等領域公益訴訟案件,積極穩妥推進安全生產等新領域公益訴訟檢察工作。

    【相關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六十九條、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三十九條之一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四條、第六條、第七條、第八條、第十六條

    國務院《行政執法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規定》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轉發的原國務院法制辦等八部門《關于加強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的意見》

    應急管理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安全生產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

    夏某某等人重大責任事故案

    (檢例第97號)

    【關鍵詞】

    重大責任事故罪? 交通肇事罪? 捕后引導偵查? 審判監督

    【要旨】

    內河運輸中發生的船舶交通事故,相關責任人員可能同時涉嫌交通肇事罪和重大責任事故罪,要根據運輸活動是否具有營運性質以及相關人員的具體職責和行為,準確適用罪名。重大責任事故往往涉案人員較多,因果關系復雜,要準確認定涉案單位投資人、管理人員及相關國家工作人員等涉案人員的刑事責任。

    【基本案情】

    被告人夏某某,男,原“X號”平板拖船股東、經營者、駕駛員。

    被告人劉某某,男,原“X號”平板拖船駕駛員、平板拖船聯營股東。

    被告人左某某,男,原平板拖船聯營股東、經營者。

    被告人段某某,男,原“X號”平板拖船聯營股東、經營者。

    被告人夏英某,男,原“X號”平板拖船股東、經營者。

    2012年3月,在左某某的召集下,“X號”等四艘平板拖船的股東夏某某、劉某某、段某某、伍某某等十余人經協商簽訂了聯營協議,左某某負責日常經營管理及財務,并與段某某共同負責船只調度;夏某某、夏英某、劉某某負責“X號”平板拖船的具體經營。在未依法取得船舶檢驗合格證書、船舶登記證書、水路運輸許可證、船舶營業運輸證等經營資質的情況下,上述四艘平板拖船即在湖南省安化縣資江河段部分水域進行貨運車輛的運輸業務。

    2012年12月8日晚12時許,按照段某某的調度安排,夏某某、劉某某駕駛的“X號”在安化縣煙溪鎮十八渡碼頭搭載四臺貨運車,經資江水域柘溪水庫航道前往安化縣平口鎮。因“X號”無車輛固定裝置,夏某某、劉某某僅在車輛左后輪處塞上長方形木條、三角木防止其滑動,并且未要求駕乘人員離開駕駛室實行“人車分離”。次日凌晨3時許,“X號”行駛至平口鎮安平村河段時,因劉某某操作不當,船體發生側傾,致使所搭載的四臺貨運車輛滑入柘溪水庫,沉入水中。該事故造成10名司乘人員隨車落水,其中9人當場溺亡,直接經濟損失100萬元。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一)捕后引導偵查

    事故發生后,“X號”駕駛員夏某某、劉某某主動投案,安化縣公安局對二人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立案偵查,經檢察機關批準,對二人采取逮捕措施。安化縣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準逮捕時認為,在案證據僅能證明事故經過及后果,而證明聯營體的組建、經營管理及是否違反安全生產規定的證據尚未到位。作出批捕決定的同時,提出詳細的繼續取證提綱,要求公安機關進一步查清四艘平板拖船的投資、經營管理情況及聯營協議各方是否制定并遵守相關安全生產管理規定等。后公安機關補充完善了上述證據,對夏某某、劉某某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向安化縣人民檢察院移送起訴。

    (二)指控和證明犯罪

    安化縣人民檢察院經審查,對夏某某、劉某某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向安化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安化縣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庭審中,辯護律師辯稱:該案若定性為重大責任事故罪,劉某某不是事故船舶股東,應宣判無罪;若定性為交通肇事罪,夏某某不是肇事駕駛員,也沒有指使或強令違章駕駛行為,應宣判無罪。對此,公訴人出示事故調查報告、其他股東等證人證言、收據等證據,指出劉某某既是聯營船舶的股東,又接受聯營組織安排與夏某某一起負責經營管理“X號”;夏某某、劉某某在日常經營管理中,實施了非法運輸、違規夜間航行、違規超載、無證駕駛或放任無證駕駛等違反安全管理規定的行為,二人均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安化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該案是在公共交通管理范圍內發生的水上交通事故,遂改變定性以交通肇事罪認定罪名。

    (三)提出抗訴

    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一審判決認定罪名有誤,遂以一審判決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為由,依法提出抗訴。主要理由:(1)聯營船舶非法營運,長期危險作業。一是四艘船舶系左某某、夏某某、劉某某等股東分別委托他人非法制造,均未取得船舶檢驗合格證書、船舶登記證書、水路運輸許可證、船舶營業運輸證等經營資質,非法從事貨運車輛運輸經營。二是違反規定未配備適格船員。聯營協議僅確定了利益分配方案和經營管理人員,左某某、段某某作為聯營組織的管理人員,夏英某、夏某某、劉某某作為聯營船舶的經營管理人員,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內河交通安全管理條例》等規定,未制定安全作業管理規定,未配備擁有適任證的船員。三是聯營船舶長期危險作業。未按規定組織船員參加安全生產教育培訓,未在船舶上設置固定貨運車輛的設施和安全救援設施,且無視海事、交通管理等部門多次作出的停航等行政處罰,無視“禁止夜間渡運、禁止超載、貨運車輛人車分離”等安全規定,甚至私自拆除相關部門在船舶上加裝的固定限載措施,長期危險營運。(2)夏某某、劉某某系“X號”經營管理人員和駕駛人員,認定重大責任事故罪更能全面準確評價二人的行為。夏某某、劉某某是聯營船舶經營管理人員,對上述違規和危險作業情況明知,且長期參與營運,又是事故當晚駕駛人員,實施了超載運輸、無證駕駛、超速行駛等違規行為,二人同時違反了有關安全管理的規定和交通運輸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事故,由于聯營船舶運輸活動具有營運性質,是生產經營活動,不僅是交通運輸,以重大責任事故罪認定罪名更為準確,更能全面評價二人的行為。益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改變一審罪名認定,支持檢察機關抗訴意見。

    (四)依法追究股東等管理人員的刑事責任

    事故發生后,公安機關分別對左某某、夏英某、段某某等股東以非法經營罪立案偵查,并提請安化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安化縣人民檢察院審查后,認為缺少事故調查報告、犯罪嫌疑人明知存在安全隱患等方面證據,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不批捕。公安機關遂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期滿后解除,后3人逃匿。公安機關于2015年4月1日對該3人決定刑事拘留并上網追逃。左某某于2016年8月1日被抓獲歸案,段某某、夏英某分別于2017年11月4日、5日主動投案。后公安機關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分別將3人移送安化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安化縣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該起事故是聯營船舶長期以來嚴重違反相關安全管理規定危險作業造成的,左某某系聯營的召集者,負責日常經營管理、調度及會計事務;段某某實際履行調度職責,且在案發當晚調度事故船只“X號”承載業務;夏英某系事故船舶“X號”的主要經營管理人員,3人對事故發生均負有重要責任,均涉嫌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先后于2016年12月28日對左某某、2018年8月10日對段某某、夏英某向安化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此外,對于伍某某等其他聯營股東,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其或者未參與經營、管理,或者僅負責“X號”外其他聯營船舶的經營、管理,不能認定其對事故的發生負有主要責任或者直接責任,可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法院審理階段,左某某及其辯護律師在庭審中,提出聯營船舶風險各自承擔、左某某不是管理者、聯營體已于案發前幾天即2012年12月4日解散等辯解。公訴人指出,盡管夏英某、段金某等股東的證言均證實左某某與夏英某于2012年12月4日在電話聯系時發生爭執并聲稱要散伙,但股東之間并未就解散進行協商;且左某某記載的聯營賬目上仍記載了2012年12月5日“X號”加油、修理等經營費用。因此,左某某是聯營體管理者,事故發生時聯營體仍處于存續狀態。法院采納了檢察機關的意見。

    (五)處理結果

    2015年8月20日,安化縣人民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分別判處夏某某、劉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安化縣人民檢察院抗訴后,益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21日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分別判處夏某某、劉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判決已生效。2017年5月25日,安化縣人民法院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左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左某某提起上訴,二審發回重審,該院作出相同判決,左某某再次上訴后,二審法院裁定維持原判。2018年9月19日,安化縣人民法院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分別判處段某某、夏英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二人未上訴,判決已生效。

    事故發生后,負有監管責任的相關國家工作人員被依法問責。安化縣地方海事處原副主任劉雄某、航道股股長姜某某等6人,因負有直接安全監管責任,未認真履行職責,或在發現重大安全隱患后沒有采取積極、有效的監管措施,被追究玩忽職守罪的刑事責任。安化縣交通運輸局原黨組成員、工會主席余某某等9人分別被給予警告、嚴重警告、記過、撤職等黨政紀處分。

    【指導意義】

    (一)準確適用交通肇事罪與重大責任事故罪。兩罪均屬危害公共安全犯罪,前罪違反的是“交通運輸法規”,后罪違反的是“有關安全管理的規定”。一般情況下,在航道、公路等公共交通領域,違反交通運輸法規駕駛機動車輛或者其他交通工具,致人傷亡或者造成其他重大財產損失,構成犯罪的,應認定為交通肇事罪;在停車場、修理廠、進行農耕生產的田地等非公共交通領域,駕駛機動車輛或者其他交通工具,造成人員傷亡或者財產損失,構成犯罪的,應區分情況,分別認定為重大責任事故罪、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過失致人死亡罪等罪名。需要指出的是,對于從事營運活動的交通運輸組織來說,航道、公路既是公共交通領域,也是其生產經營場所,“交通運輸法規”同時亦屬交通運輸組織的“安全管理的規定”,交通運輸活動的負責人、投資人、駕駛人員等違反有關規定導致在航道、公路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員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可能同時觸犯交通肇事罪與重大責任事故罪。鑒于兩罪前兩檔法定刑均為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交通肇事罪有因逃逸致人死亡判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第三檔法定刑),要綜合考慮行為人對交通運輸活動是否負有安全管理職責、對事故發生是否負有直接責任、所實施行為違反的主要是交通運輸法規還是其他安全管理的法規等,準確選擇適用罪名。具有營運性質的交通運輸活動中,行為人既違反交通運輸法規,也違反其他安全管理規定(如未取得安全許可證、經營資質、不配備安全設施等),發生重大事故的,由于該類運輸活動主要是一種生產經營活動,并非單純的交通運輸行為,為全面準確評價行為人的行為,一般可按照重大責任事故罪認定。交通運輸活動的負責人、投資人等負有安全監管職責的人員違反有關安全管理規定,造成重大事故發生,應認定為重大責任事故罪;駕駛人員等一線運輸人員違反交通運輸法規造成事故發生的,應認定為交通肇事罪。

    (二)準確界定因果關系,依法認定投資人、實際控制人等涉案人員及相關行政監管人員的刑事責任。危害生產安全案件往往多因一果,涉案人員較多,既有直接從事生產、作業的人員,又有投資人、實際控制人等,還可能涉及相關負有監管職責的國家工作人員。投資人、實際控制人等一般并非現場作業人員,確定其行為與事故后果之間是否存在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是個難點。如果投資人、實際控制人等實施了未取得經營資質和安全生產許可證、未制定安全生產管理規定或規章制度、不提供安全生產條件和必要設施等不履行安全監管職責的行為,在此情況下進行生產、作業,導致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不論事故發生是否介入第三人違規行為或者其他因素,均不影響認定其行為與事故后果之間存在刑法上的因果關系,應當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對發案單位的生產、作業負有安全監管、查處等職責的國家工作人員,不履行或者不正確履行工作職責,致使發案單位違規生產、作業或者危險狀態下生產、作業,發生重大安全事故的,其行為也是造成危害結果發生的重要原因,應以瀆職犯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2009年)第二、四、五、十六、十七、十八、四十九、五十、五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內河交通安全管理條例》(2011年)第六、九、十五、二十一、二十二條


    国产人妻人人爱,2020日本午夜理论片,玩年龄小处雏女Av免费观看
  • <bdo id="mkmkk"><code id="mkmkk"></code></bdo>